又能逗自己的很多小孩子玩,要是等她们长大些,拉着一串小辫子做游戏,都是自己的,其幸福,无法言语。

这一日,夏意已至,吃油人活下的一名武士,把剃刀的遗物,一把飞刀交给吃油主母,并说道:“麻麻说了,已经传授了编织术给各个部落,包括南方的野人,人类,已经开智,若南方的野人觉得在南方生活不下去了,请去更西北的北方,野人们应该用自己的智慧去生存,直到有一日,再遇到丝族,丝族会允许吃油族联姻。”

吃油主母沉默良久,道:“我早听说了,直到有一日?是说,丝族发展到最遥远的西北么?那会是一亿年后?还是二亿年后?”

武士由于道:“主母,我不知道,但麻麻就是这个意思。”

吃油主母咬牙道:“丝族,真的那么厉害么?”

武士恭敬回道:“是的,主母,那是天神般的存在!如此大战之下,十字师团,一人未死!”

吃油主母道:“我们已然比别族有了更强的制造能力,我们甚至能浮水,一定要偷到丝族的技术!给我找最漂亮的女人,去接近伏夕!”

“是!”武士领命而去。

而这武士的话,绝非妄言,有充足箭支的丝族,在洪荒,当然是无敌的存在!

现代华人,在观看机枪扫骑兵时,大叹,骑兵之落后,机枪无敌。

那么,就没人想过,弓长,这二个字,在古代,就代表着无敌吗?

皇族不是弓长就怪了。

清纯双马尾美女田野上展甜美笑容

百越联盟的主母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夕岛上,百越联盟的老盟主已然把盟主之位让给了阿咦。

今日,正是举行仪式。

今日,亦正是夏至。

一只高高的木台早已经建好。

木台的顶头,树立着一面丝绸制成的旗子。

那旗子上,绣着一个大大的‘吴’字。

‘吴’字,‘口、天’构成。

其中,口字,可以是挖出的圆池的侧面的,也就是圆柱体的侧面,更别说,口字也可代表绕着中心走一圈的,同样能代表圆形,因此,口在华文中,从来是能代表圆的,连圆子的外框都是个口字,可谓是方圆一体。

因而,这吴字既然由口天构成,那么就是说,大家要共和在丝族之下,造一个如天上月影的大湖,因此,真正的吴字,用的一向是‘湖’音,是儒人则将其改为了‘无’音,才让‘吴’字有了二个音。

然而这一假音,被一个华文记录了下来。

这个字,就是‘误’。

言吴为无是为误!

因此,误这个字,就用吴字二个发音中错了的那个‘无’音。

不得不说,若单纯从文字的运用和构造上来说,这十分有趣和巧妙。

高台下,众多部族首领已然济济一堂,正细细看着那吴字。

除了部族首领,也只有各部族最核心的年轻一代,才能上夕岛。

一会后,清香燃起,丝弦琴声响起,阿咦在一片惊叹中,穿着一身华丽的丝绸长裙,张开着手臂,从木台的后台隔间走了出来。

部族的众人本见了那旗子,就已然心神震荡,又见阿咦穿着华丽丝绸的美丽身影后,不由都跪伏了下来。

那是仙子般神妙和华丽的身影。

然而人们看不到的是,阿咦远比常人粗糙的一双小手。

“起来把,诸位,今日起,我们将拥有司空能力,我已用‘正’字正南法,和时辰法,把一天分为二十四个小时!”

阿咦在台上,并不玩神神叨叨的,而是立即让人推出了一块巨大的黑板,说了这么一番话。

而后,在众人在起身间议论纷纷时,在黑板的上面写了一个大大的华字。

这个字,正是张静涛的姓字张正中的‘正’字!

至于会直接在台上解说文字,是因阿咦在这段时间里,已然传播了不少文字,因而再解说文字时,众人都是能听懂的。

这正是华文的厉害之处,极易传播。

只是,张静涛见阿咦又要教授文字,却觉得有点不妙。

不会触动到夕字业力吧?

张静涛心中忐忑着,然而,却毫无办法,只能在身边血石英、火羽、冰羽等人的认真听讲的表情中,跟着听讲。

并且,见首领们都在议论,张静涛干脆主动替众人问道:“正南法,是怎么用的?”

阿咦赞许看了张静涛一眼,终于完说出了正南法的秘密,这一秘密,就在‘正’这个奇妙的文字中。

‘正’字,正是说,以上下二横为界限,中间一竖为一年中冬至时最短,但对于一年的其它日子来说,却是最长的日影,并且对照这条垂直的日影,来比较其它日子每天日影最短的位置。

日影的方向,取的则是竖方向。

并且由字的下方,照向字的上方。

如此一来,字的下方自然就算太阳光射来的南方,字的上方,则算北方。

而会如此来确定太阳光与‘正’字的关系,是因阿咦最早画地图时,用的正是背南面北的方向。

地图画出来就成了上北下南。

因阿咦最早绘制地图时,从南方来的她,最需要的是观测北方的地形。

为此,用她自然而然,用的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地图方式。

更别说,朝着北方画图,也符合阿咦对地球的理解。

左西右东对于计时来说,虽是逆向,但对于地球来说,却是顺转。

左西右东,亦是西岛为起首的含义。

之后,当然变为了皇族西宫为首的含义。

西服的弓领,都是由此而来。

当然,对于有参照物的字,就不会以下方为北方了。

比如斜十字,就是一种参照物,它代表日影从南方照下,为此,上方有斜十字这一笔画的字,上方代表的就是南方。

而冬至最长的日影,自然也是阿咦靠观测得来的。

之后,有了一个‘工’字作参考后,阿咦就可以更清晰的,以此来找到每日的短影。

并且用短横当刻度,记录下竖着的日影的一天中最短的那一天,便形成了正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