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宝……干嘛?”小鱼儿被董事们给吓傻了,她长这么大哪里有遇到过这种场面。金寒晨突然闹腾,她只敢小心翼翼的攥着他身上的西装,轻声的叫着他,示意他别闹,这里可不是金家啊。

“好烦哟……”金寒晨冲着小鱼儿撒娇,然后坐下来,趴在桌子上睡觉。

“……”小鱼儿不知说什么才好,正准备收拾电脑前的稿子,却发现有一份特别的稿子放在了上面。

大屏幕上的东西,都是通过幻灯片的形式,展示给大家的。这会儿跟前的设计图,自然而然的出现在大屏幕上。

“这份设计图和刚刚的不是相得益彰吗?”

“不对,是精益求精的精品。我们金氏打造‘海市蜃楼’这个项目,要的就是美轮美奂,如画如仙的场景。造成这样的别墅,肯定会吸引很多游客消费者的。”

“是啊是啊……如果这份设计图,能够通过质检部门的话,我觉得完全是可以用的。”

金业才听着大家的话,下意识的眯缝起了眼睛,只因有几位自己的亲信,也对这设计图赞不绝口。

所谓是谁的亲信那都不太靠谱,他们在乎的都只是自己的利益,如果没有金钱的诱惑,就算说破了嘴皮也没用的。

那份设计图是刚刚金寒晨‘胡乱’画的,小鱼儿一时之间,根本就解释不出其中的理念。林络宾跟了金寒晨那么多年,自然明白他的心思。他代替小鱼儿解说。

最终这份设计图被多半的董事认可,金业才最初反对,现在自己的人占为少数,也无法扭转时局,只能够暂时妥协。

海市蜃楼这个项目,之前金寒晨开发的时候,就已经跟董事们分析过,一旦成功的话,一年的利益相当于金氏集团老式项目,为他们创造的五年收益。谁会跟金钱过意不去,除非是傻子吧。就算金业才给他们再多的好处,也不可能一次性送给他们五年的收益。

清纯美女吊带睡衣私房写真清新优雅

“既然大家都一致通过了这个设计图,那么今日的会议就此结束吧。”金业才冷着一张脸,也不想再呆下去。

金寒晨在小鱼儿看来是一个傻子,可是她自己却不是傻子。刚刚的会议中,那些附和着金业才的人,处处都针对她,还说她为了自己的私利,把公司整个设计部的人都开除了,像她这样的代理总裁,怎么配做他们的领头人。不仅如此,她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还带着一个傻子出席,是一点都不将他们这些董事放在眼中。

他们口中的‘傻子’,他们明明知道是金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是当初做过他们管理人的金寒晨,可是他们还是那么口无遮拦,实在让小鱼儿心里那口气难平。

她见金寒晨趴在桌子上,早已睡着了,便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叫着走到门口的金业才。

“金总,设计部是属于的管辖,半个月以前是他们自己申请集体辞职的,既然如此,那么我这个代理执行总裁,今天就开始批准了。”小鱼儿之前一直不敢这样做,那是因为她需要设计部,不然没有办法搞定‘海市蜃楼’的设计稿。可是今日不同往日,整个董事会的人都通过了设计图,她也没有必要再顾及。更重要的是,她是替金寒晨出气。

“……”金业才面带冷色,灰色西装衣袖下的手下意识紧紧的攥成拳头。

一个臭丫头也敢踩在他的头顶上,她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啊,当作整个董事会的面,公然打他的脸啊。

“我觉得身为金氏集团的人,过去的半个月,设计部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我们公司的主干了。可是公司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却撒手不干,这是明显致公司利益而不顾的行为。

整个设计部的人员名单,我已经让人事部的统计好了,以后我们金氏绝对不会再录用他们。”

“白总是金氏集团的代理执行总裁,这只是公司的小事,白总自己决定就好,没有必要通知我。”金业才皮笑肉不笑,只能任由着小鱼儿瓦解他的一个部门。

当所有董事们都离开之后,小鱼儿才松了一口气,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

金寒晨坐直身体,用双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幅懵懂的模样打量着她。

“小媳妇,晨晨肚子饿了。”

小鱼儿转过椅子,靠近对面的金寒晨。用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他。

“天才‘儿童’,晨宝怎么那么厉害啊?居然画出了这个,怎么会这个呀?早知道虽然智力下降了,但是对于金氏集团公司的事,以及商业头脑全部都没有发生变化,我这段时间还那么拼命,那么的苦恼做什么,把工作都交给就行了。”小鱼儿激动的说着,然后凑上嘴唇,在金寒晨的脸颊上吧唧的亲了两下。“我去办公室给拿吃的,等着我啊。”

她是太过兴奋,并且还真的视金寒晨为一个几岁的孩子,所以才会忽略掉,那个男人是一个成熟的男性,毫不犹豫的亲吻着他的脸颊。

“晨宝儿……想吃什么?”林络宾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大胆的吐槽金寒晨一句。

“滚!”金寒晨抓起桌子上的设计图,作势要打那家伙。

“呵呵……”林络宾快速的躲闪。他跟了金寒晨那么久,还是第一次敢在他面前,这么自然的大笑。“晨宝儿脸红了。”

金寒晨直接把手中的设计图,砸在林络宾的身上,他完美的搂在怀中,还做起了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

“安排下去,将金氏集团整个设计部的名单散布到网上,并且将他们被金氏解雇的理由附上。”金寒晨的脸色立刻严肃起来,冷漠的命令着林络宾。

“是,我马上就去办。”林络宾也不在开玩笑。

曾经那个雷厉风行的金寒晨终于回来了,他的做事风格一点都没有变。知恩图报,有仇必报,这是他金寒晨的宗旨。只要是他做事,就绝对不会给任何人留下余地。

即使刚刚小鱼儿不公然打金业才的脸,批准设计部的人‘辞职’,金寒晨也会让林络宾去做的。

设计部的人并不是想辞职,只是想要逼迫刚刚上任执行总裁,又没有一点经验的小鱼儿罢了。只可惜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真的被解雇,以后还休想在设计部这个圈子里混,像他们这样的人,看哪个公司还敢用他们。

小鱼儿拿着点心从会议室外面跑进来,林络宾已离开,只有金寒晨独自一个人在这里。

那家伙直接坐在地板上,手中撕扯着无用的设计图和文件。

“晨宝干什么呢?”小鱼儿来到他的身边,把地上没有撕扯的文件放在桌子上。

“……”金寒晨没有说话,只是幽幽的注视着她。手中的纸屑碎片抛向空中。

“怎么看起来那么热啊?是不是今天穿厚了,我帮把外套脱下来吧。”她把手中的点心一并放在会议桌上,蹲在他的跟前,用双手为他解着白色的西装扣子。

按照以往金寒晨的风格,他是绝对不会穿颜色亮丽的衣服,即使是白色也不行。可不知为何,眼前这个小女人,把这套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他却并没有多抗拒。

虽然她是一个乡下女孩儿,可脑子却很聪明。如果她不是为了她的母亲,她还会愿意嫁给一个傻子吗?

如果他永远都傻下去,她会照顾他一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