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逸不断挥洒出剑芒,不断的将金龙撕开。

但,这些金龙,却又在不断的重新凝聚。

“呵呵,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意外?”

“张天逸,还记得当初在华夏的时候,让我有多么狼狈吗?”

“今天,我就要将当初送给我的狼狈,原样奉还!这仅仅是开始而已。”

他身手在虚空之中一抓,轰鸣回荡之中,大量的迷雾顿时汇聚而来,在他的手中,化作一张金色长弓,

大变纯一郎双手握弓,将其拉开时,长弓之上,顿时又耀目的血光绽放,四周的旋涡之中,再次有大量的迷雾涌动而来,直接凝聚成为了一支金色长剑,爆射而出!

咻咻咻,箭矢横空爆裂,又一次,化作了重重箭雨。

张天逸瞬间,就被无尽的攻势,笼罩在了其中。

火柱,冰柱,金龙,风刃,旋风,还有箭雨,如同滔天的浪潮,将张天逸,直接淹没!

这就是他的阵法,借用多人的修为之力,形成狂暴的攻击,如同饱和轰炸一般,让对手,无处可逃,无法抵挡!

“这一次,看死不死!”

阿蒙的天空

大变纯一郎高声道,长弓不断拉开,金色的箭矢,如同狂风暴雨一般,不断降临而下!

不过,张天逸面对这恐怖的攻势,却依旧是一脸淡然,甚至连左手都没有动用,依旧是倒背在背后,右手抬起,中指食指并剑,不断点落。

无论大变纯一郎操控的阵法,攻势如何强烈,张天逸都丝毫不在意,任万千攻势,我自一剑破之!

攻势铺天盖地而来,但部都武法进入张天逸三米范围之内,剑光所至,一切都化作碎末!

不管凝聚多少次,也依旧会在瞬间,再次崩溃!

“以为的这些阵法十分强悍,但在我看来,却是漏洞百出!”

“这就是准备给我的惊喜?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张天逸摇摇头。

大变纯一郎,实在是有负盛名,这样的阵法,即便是此刻爆发之下,也依旧还是与之前五元教的五元大阵,相差太远太远。

淡淡一笑的同时,他体内的修为,轰然运转,急速暴增,而其指尖的剑芒,更是在此刻一瞬间爆发,成为十余米之长的巨剑。

横空一扫之下,周围的狂龙,顿时间,完崩溃掉。

但这一次,竟然是没有重新凝聚。

大变纯一郎脸色剧变,他的这些金龙之所以可以不断凝聚,就是在阵法的帮助下,即便是被击溃,也会凝儿不散,经过运转之后,就可以重新凝聚。

但张天逸之前的那一剑,竟然是让这些从所有布阵高手体内抽离而来的修为之力,被强行轰散了!

成为了普通的天地能量,完失去了他的控制。

一剑横扫,张天逸周围,那如同浪潮一般的强悍攻势,竟然瞬间,就被清理一空。

就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这栋大厦,竟然又被震塌了五层之多!

而大变纯一郎,也在迷雾以及烟尘之中, 重新浮现而出。

他的脸色十分难看,一片苍白,呼吸都在不断的颤抖,目光之中,充满了震撼以及犹豫,但最终,他还是狠狠咬牙。

“看来,不是施展出最强的一招,今日是无法对付了!”

“可惜的是,这一招的代价太大。不过,若是可以将这个华夏第一人,未来的超级天才给抹杀在摇篮之中,这些代价,完值得!”

他有些疯狂的说道。

他拿出了十多个闪烁着各色光芒的珠子。

这些不是普通的珠子,而是实力在造化巅峰能量层级的妖兽的妖丹!

“妈的,这可是春藤会社数百年的珍藏啊!”

他皱着眉头,神色露出心痛,但很快,就化作了决然。

轰隆!

十多枚妖丹,直接被他部捏爆,化作了十多股恐怖无比的气流,汇入了周围的迷雾旋涡之中,无尽的剧烈轰响,顿时疯狂爆发,原本就已经剧烈的迷雾旋涡,瞬间就如同有无数的疯狂浪潮,在其中急速翻滚。

整座大楼再次开始了崩塌,大地以及周围的高楼,也同时开始了摇晃,无数的人发出惊呼,仿佛大半个失去,都在开始震动,如同发生了一场地震!

春藤会社的成员们还有自卫队的紧查们,纷纷再次开始,将人群往更远处疏散。

不过,这显然还是有些不够,张天逸若是真正力出手,将这整座城市都毁掉,也是轻而易举的!

而大变纯一郎施展的阵法,同样拥有这样的能力。

十多枚妖丹的能量注入了迷雾旋涡,其恐怖程度,绝对不在一名造化巅峰之下,甚至可以比肩玄境高手!

这也是为何大变纯一郎,会如此惋惜这些妖丹的原因。

这些能量与老子古武高手体内的修为不同,一旦使用,就不能再收回了。

这次用掉之后,等于就是日国少了一件大杀器!

那件法器与周道济性命相交,一旦破碎,周道济本人就会遭受重创,轻则道法失,重则当场身亡。

“困!”

大变纯一郎一声厉喝。

轰轰轰!

以张天逸为中心,九道光柱从天而降,如同镭射之光,将张天逸围在中心,上面有大量的雷电闪烁,仿佛九天上降下的牢笼一般,将张天逸,困在了中央。

周围的迷雾旋涡急速降下,牵动了整个大厦上空,方圆数十公里之内的云层,都在急速卷动,仿佛即将有一张暴风雨,降临而来。

“这就是阵法的力量吗?这也太恐怖了吧!”

“这简直比天灾还要更加恐怖。”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骇然之色。

轰隆,旋涡还在疯狂旋转,但在最上方的云层,却是渐渐呈现出了红色,如同开始了燃烧。

在那云层上方,似乎有什么强大的攻击,正在缓缓酝酿。

“张天逸,看到了没有,这就是阵法的力量!我以阵法之力,引动天地之力,四两拨千斤,如此天崩之力,我看还怎么接!”

“我告诉,这一招的威力,除非到达了能量层级的第二个层次,否则,必定会重伤!”

“知道伤了,今日,就是死局!”

大变纯一郎一面操控着阵法,一面高声冷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