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之上的赵御收回银枪,只觉浑身舒坦,这一个月下来他已经逐渐熟悉了自己这一具新生的身躯,能够做到控制入微。

虽然系统仍然无法开启,但脱胎换骨的他,对大道有着的超乎常人的感知,再加上如今这具完美平衡的身躯和入虚时候觉醒的天赋,两者所带来的效果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神州浩土存在的时间已经无从考量,人类修道传承也有千万年之久,未曾断绝,无论是上古时代还是目前的大夏王朝,人们在修道之前都会测试自己的天赋,选力、法、敏中最高的成长属性作为以后的修炼方向,修为每升上升一重,身体将获得成长属性加成一次,道虚境以上修为每升一阶,身体属性翻一倍。

方才丰城远近闻名的天才人物李义,其测试的成长属性如下:力:1.5,法:1.1,敏:2

身躯重组之后赵御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成长属性:力:3,法:3,敏:3

神州浩土千万年来公认的成长属性极限是3,所以皇太孙殿下三属性满成长同修!而赵御还有系统,还有系统所带来的天赋。

入虚境觉醒天赋:可以使用麾下每一位系统所出道魂所自带的神通!

所以赵御就算系统终其一生都不得开启,目前赵御基础属性都是千古以来妖孽中的妖孽,变态中的变态。

其实春风楼的把戏明眼人都能瞧的明白,之所以每年都会吸引如此之多的人前来围观,一是每年乞巧佳节所推出的头牌花魁的确是美艳动人,远远观望也是极其养眼,这其二呢,就是期待遇到此时的情况,有人以无敌之姿打破春风楼的小伎俩,岂不快哉!

但是赵御自然不是真想与那如月姑娘共度春宵,所以既然已经连胜两关,那么第三位挑战者上台的时候,他就会直接离去,毕竟对于他来说,梁破所做的美食更有诱惑力,想要吃到其味无穷食物,佐料必不可少,现在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还是加紧购买为好!

欢呼的人群之中,有一位带着斗笠,女扮男装的女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已与春风楼合作了多年,虽然偶尔需要变装上擂台打上一场,但是事成之后都会拿到一笔不菲的报酬,春风楼也不会担心她会有什么其他的歪心思。

清纯美女着旗袍灯光下写真

两者合作的很是愉快,但这一次她心里是真没底,就连对上之前上场的李义都自认没多少胜算,更何况是面对如此生猛的少年郎,想着这买卖日后怕是要黄咯,内心有些遗憾,如此轻轻松松还能赚这么多银两的生意,自己怕是再也遇不上了!

但是这一单生意还是不能退缩的,不然会砸了招牌,她正准备硬着头皮抬脚上台挑战,忽然抬头看到擂台上的中年女领家对着她轻轻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在原地等候,不必上场,这让她心里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有些疑惑,不知道这女领家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赵御在擂台之上等待良久,就是未见有人上来挑战,鸣锣三次之后,第三关自动获胜,中年女领家尖细的声音从擂台上响起:“恭喜这位公子守三关成功,成为春风楼五年来第一位乞巧花魁的入幕之宾,而今年的花魁就是如月!”

站在阁楼窗口前的如月将取下脸上的白纱,露出一张桃腮杏面的小脸,白净可人!

“如月!”“如月!”“如月!”

不知是何人带的头,台下发出一声声整齐划一的叫喊声,场面壮观,摇着折扇的司马安南脸上逐渐收起了笑意,眼角露出了一丝寒光!

乞巧节,夜未央,春风楼,如月闺房!

如月姑娘作为今年的头牌花魁,其居所香闺的装饰自然是花了大心思的,没有过分华丽的给人一种做作的感觉,反而透着几分姑娘家的俏皮劲儿,面积也比其他姑娘大了许多,有内外两层,外层是弹琴煮茶展示才艺之地,而内层,自然是作睡眠之所!

此时的外房内只有如月和赵御二人,一张琴摆在如月身前,青葱的手指在上方不断地跳动,但是房间内并没有外人想象的那般旖旎,如月面色苍白,原本白皙红润的俏脸此时面无血色,浑身有些颤抖,连本该传出的阵阵动人音符也变得断断续续,显得有些笨拙,毫无美感!

“你在怕我?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令你惧怕?”

赵御端坐在案桌之前,看着如月姑娘有些慌乱的双眼,轻轻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