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而,他转头对汪芷若说道,“汪小姐,今天你不能离开这里了。”

“什么?”汪芷若立马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俯身对警察说道,“你凭什么拘留我。”

“凭你随意诽谤他人。”

警察是个心冷面冷的人,因为公事公办的态度,显得有几分没有人情味。

“另外,我们已经通知了你的家人,他们现在应该快到了。”

汪芷若的身体一趔趄,就听到了身后的声音。

“芷若,你出了什么事,警察打电话说你在警察局,你没有受伤吧?”

何倩莲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白璐和金老夫人以及金寒晨也在旁边。

金寒晨原本在玩手机,听到声音抬起头,就看见了这位穿金戴银奢华无比的“汪太太”,就连老夫人站在她身边,都显得有几分简洁,不禁流露出几分鄙夷。

“妈,妈,你救救我。”汪芷若一看到何倩莲,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抓住了何倩莲的手。

汪富龙也迅速的赶了过来,气喘吁吁的,看到了白璐,就知道汪芷若铁定又是招惹了金家了。

待了解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后,汪富龙指着汪芷若的鼻子就骂,“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让你去金家替陈家大公子求情,你倒好,将事情搞的一团糟糕,我生了你有什么用。”

红色吊带裙麻花辫子清纯美女冷色调背景写真

汪芷若只觉得委屈,趴在何倩莲怀里啜泣。

金老夫人也没好脸色给汪富龙,“汪先生,我们金家和汪家好好的联姻,不知道为什么,汪家的大小姐总是三番五次的到我们金家找我孙媳妇闹事,这次更甚,连我们金氏都遭受到了影响。”

汪富龙到底还是忌惮金老夫人的,“老夫人,这事都怨我,是我教女无方,才叫芷若酿下这么大的祸事,还请您老人家高抬贵手,不管对金氏造成了如何的影响,汪某都会竭尽力,做弥补的。”

小鱼儿难得见到汪富龙对人如此的低声下气,可见嘴巴上无论再凶,心里面对他和何倩莲的这个女儿还是十分的重视的。

她的眸子沉了沉,刚才,林络宾打了电话过来,她已经下了指令,撤销关于汪芷若那条帖子的热搜,并且逼迫汪芷若删了帖子,但是,这件事还是不可挽回的早就了一定的影响。

她正在烦恼,明天要如何应对。

而此时,林络宾正在和各大报社通话,要求撤销关于小鱼儿和陈家大少爷的各种话题撰写。

但是还是有不少的营销号定盯上了这件事。

好在,对小鱼儿来说,这些人只是捕风捉影,并没有任何实际的凭证。

而旁边的金寒晨陷入了沉思。

忽然领会到,这或许正是汪芷若的目的,通过这件事,会引发外界对于汪家和陈家的关注,要是陈家出了什么事情,便会引起猜测,证实大众的想法。

真是阴险啊!

她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他吗?

金老夫人绝不让步,拒绝了汪富龙要她放过汪芷若的想法。

“汪先生,你的女儿教不好,就不要别人代理这件事,我们若是像汪家一般的家风,惯坏了她的这种行径,将来岂不是更加得寸进尺,汪先生也不必太过悲观,恰好,经过这件事,叫她吃点苦头,我倒是要看看,以后,她还敢不敢如此!

小鱼儿,晨晨,我们回去。”

翌日,汪芷若被拘留的消息便呈现各大新闻头条。

而配图正是在监狱里,被审问的汪芷若痛哭流泣的模样,随行的还有金老夫人以及金寒晨。

可以说,这是最好的消除对小鱼儿想法的办法。

小鱼儿看到报纸的时候,都觉得惊讶不已,这件事,她分明没有派人去做,看来是林络宾安排的。

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下,她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不过,一大早的,金寒晨去了哪里?

她在别墅里晃了一圈也没有找到。

“厉嫂,你知道晨晨去了哪里吗?”

“不知道啊!”

小鱼儿忽然觉得隐隐的不对劲,立马拨通金寒晨的手机号,却没有人接。

紧接着,她又打给林络宾,林络宾也说不知道。

小鱼儿有些着急,这个档口,金寒晨消失了,她很难不往坏处想。

厉嫂带人出去找人,她也立马报了警,林络宾联系了一圈金寒晨认识的人,都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

“最近,有得罪过什么人吗?”

小鱼儿忽然想起昨天,汪芷若说过,金家要向陈家的集团索要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询问林络宾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林络宾这才支支吾吾道,“是的,少爷很生气,所以按照少爷以往的作风,我想,不是要打垮陈家,就是要获取一定的股份,就选择了一个较轻的惩罚,少爷也跟着去了,陈家大少爷羞辱了少爷.”

说着说着,林络宾忽然张大了嘴巴,“少奶奶,你该不会是觉得”

小鱼儿连忙捡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对林络宾道,“你快去开车,再多带点人,我们现在去蓉城陈家。”

金老夫人得知金寒晨可能被绑架的消息的时候,差点儿晕了过去。

就连易方也被小鱼儿驱动了。

“不一定是陈家的人做的,汪家也摆脱不了嫌疑。”

要知道,汪芷若才被拘留,金寒晨就消失了,谁知道是不是有心人想要以此为要挟,要求金家放过汪芷若呢?

脑子里没有任何的思绪,现在也只能赶快去看看再说。

驱车赶到陈家的时候,小鱼儿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墨先生?”

她先是十分的惊讶,没想到,墨俊雷也会和陈家有往来。

墨俊雷显然也是没想到,小鱼儿也会认识陈家的人。

陈老爷倒是不认识眼前这位穿着一条白裙子,身上披着一件小香风格子外套的女人,她的头发则是绑成了一个法式的长辫,挽在一侧。

虽然打扮看起来有几分随性,又带有几分知性和温柔,先是以为是陈意涵又在外面招惹得罪的姑娘,可是看到她身后还跟着一大帮人,就知道或许是自己想错了。

“请问这位小姐,你是哪位,为什么大白天的带上这么多人来到我家里?”

小鱼儿将目光从墨俊雷身上移开,对陈老爷道,“我是金家的,听说晨晨最近和贵府有点矛盾,今天早上他消失了,我们怀疑,是陈家大少爷的恶意报复,所以特地赶来找人。”

这时候,不知道是谁在陈老爷耳边说了一句,“老爷,这位就是金家的二少奶奶,名叫白璐,也是金家二少爷的老婆,也是咱们大少爷差点给.”

那人没有继续说下去,小鱼儿的脸忽然一红,她没想到,墨俊雷会在这里,也没想到,会让他听说自己这么隐秘的事情,到底还是个女人家,脸皮子薄的紧。

墨俊雷看着这么大的仗势,却也不为所动,依旧坐在那里,犹如看戏一般。

“怀疑?意涵是早早就出去了,可是我也知道他那个德行,不是去找人赌球,就是喝酒去了,你一句怀疑,就要把金家二少爷的丢失的事情赖在我们家意涵头上!白小姐,你们金家就是如此的仗势欺人的吗?”

小鱼儿根本不理会金老爷的所谓个人感受,她现在在乎的只是陈意涵去哪里了。

“你是说,陈意涵一大早就出去了?”

一旁的佣人也忙不迭补充道,“白小姐,我们少爷经常这样,并不稀奇。”

小鱼儿有些狐疑,她并不信任陈家的人,转头对林络宾道,“你带他们上去,搜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