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笑了笑,看了隔壁一眼。

陈峻几个兄弟,他们的定力,没有陈峻说的那么坚定。

最起码是不如星辰下面保镖的。

星辰问他,“是吗?我看着态度不怎么坚决啊!”

陈峻打包票,“您放心吧,这都不叫事,他们全部听我的!”安宁瞅了他一眼,不太乐观,“别吹,也别给人家做决定,说不定有人想换台新车,就答应了呢,还是去好好问一问,在说了,那边人少,星辰这边人多,还是有这

么多受害者愿意起诉,林若思少不了牢狱之苦!”

马上陈峻应道:“行,那我再去问问,安宁放心,我绝对不会背叛老板的!”

说完又去隔壁二楼。

靳傅言好似知道陈峻,问星辰道:“陈家的独生子?”

“认识?”星辰问他。

“夜店常客,听下面的人说过,怎么,他改邪归正,去那公司上班了?”

星辰看安宁道:“看中了一美女,进去玩几天,谁知道能待多久。”

美腿格子衫美女生活照

安宁瞥了星辰一眼,问靳傅言:“孩子怎么样了?”

“还好,家里有保姆和早教老师看着!”

“那孩子妈呢?”

说完这句,安宁觉得有点唐突,不该问的。

谁知,靳傅言没太在意,“在忙着上班!”

哟~

居然公开谈论黎婴了。

那代表两人关系很大缓解。

星辰和安宁相视一笑,有情况啊这是。

慕厉琛对几人闲聊,不感兴趣,看了眼腕表,催促道:“星辰,在问一问的保镖,我想并不是每个人都不缺钱。”

星辰给谭哥使了个眼色。

谭哥把保镖叫到第三层,距离比较远的卡座。对他们问道:“两千万,在三四线城市,买套房子,娶个媳妇,这辈子都够花了。宋小姐没有勉强们的意思,若是想私下和解,可以拿这笔钱走,但公司是不能呆了。

们都考虑看看,们想拿钱,我也不会怪们。”

中毒那晚上,有谭哥介绍进公司的退下来的缉警,但是有一部分是公司招的普通保安。

他们年终奖和谭哥这几个人没办法比。

果然,有两三个人站了出来。

谭哥没勉强他们,让他们拿到钱后,去公司办理离职手续,并把人带到慕厉琛面前。

陈峻那边,情况也没他说的那样乐观。

有三个人忍不住心动了,愿意私下和解。

大概有六个人,被金钱收买。

慕厉琛让何毅登记名字,让他们明天去某家律师事务所,签订和解协议,钱会在签订协议后,就会先入一部分到他们账号。

剩下一部分,会在开庭之后给。

人,就这样被何毅带出去了。

气的陈峻,他们身后破口大骂。

“滚,以后见到们,别说认识我,我不认识们三。”

旁边有人劝。“峻哥,没事,不还有我们吗?”

陈峻一共有五个兄弟来,加他一起六个,一下走了三。

心里大概是不好受的。

星辰安慰道:“行了,两千万看清一个人值得!”

陈峻灌下一杯洋酒,砸了杯。“我是瞎了眼,认识他们十几年,还不如两千万!”

安宁都忍不住劝,“少喝点,意料之中,又不是所有人都像这么有钱。”

星辰看了时间,都八点半了,慕厉琛该说的,也已经说完。“行了,可以走了,剩下的人~大概是不会和解,不要做无用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