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北宸没喝两口二锅头,秦雨筱喝了两杯,突然就听她冒出这样的话,硬是让他没能立刻缓过神来。

“社会团大哥?谁呀?”他盯着有点醉酒的小女人。

“啊,墨北宸就是社会团大哥呀!”秦雨筱大声的回答,可她是半醉半醒,意识到自己说话太大声,便对着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我差点忽略掉了,这里是餐馆,人多口杂。的身份不能被别人知道对不对?

抢了陈昆那么多钻石,还陷害他。放心好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也希望不要杀我灭口。

我对没有任何的妨碍,因为……我明天就要回法琳克国了。本来今天下午三点的飞机,可友莉这边出了这样的事,我是她最好的朋友,自然不能不管她。”

小女人说完,又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

助理医生说秦雨筱,是在法琳克国进修了五年的内外科医生。墨北宸在五年前,陇林市第一人民医院见过她。临走的时候,还见秦雨筱被人强行带走。

难不成那个时候,她被她的家人带走,就是送去了法琳克国吗?

“谁告诉说,我是社会团老大的?”

他可是祖国的研究员教授,是为人民和祖国做贡献的。或许他连做梦,都不会梦到以后会有人,把他当成是一名十恶不赦的社会团大哥。

这小女人的想像力,真不是一般的丰富。

“当街抢珠宝商儿子的钻石,还让自己的手下,开枪伤人。这还不明显吗?”她有点头晕,伸长着手臂放在桌子上,脑袋趴了上去,侧着脸颊盯着对面的男人。

嘟嘴卖萌甜美少女惹人怜

这样的秦雨筱,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妩媚动人。

傻瓜,陈昆是研制非法药物的嫌疑人,那些钻石里面,藏着的比毒品还要毒的药啊。

“我本来还以为,是一个正人君子,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那么可怕的人。

干这一行,就没有想过,的三个儿子吗?他们要是长大了,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国家罪犯,他们肯定会以为耻的……”秦雨筱激怒的说道,最后又无力的补充一句。“都是我看错了。”

“因我是一名社会团大哥,而感到失望?”他幽幽的开口询问。

“……”秦雨筱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那双美丽的眼睛,弥漫着一层雾气,特别的动人。

“我若是好人呢?”他站起身来,走到秦雨筱的跟前,俯身温柔的询问。“会不会同意我儿子们的建议,做他们的妈妈?”

“坏人……杀人不眨眼的坏人,当街抢劫的可恨社会团大哥。我宁愿从来……从来都没有认识过,这么可怕的人……”她真醉了,眼睛里看到的面孔,绝对不是墨北宸,只是模糊的雾气。

“老板,结账。”墨北宸放下两百块钱在桌子上,然后把椅子上坐着的小女人扶起来。“住哪里?我送回去。”

“我住法琳克国,天都黑了,……能把我送回去吗?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