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开朝至今不足百年,而神州浩土第一雄城神京同样只有百年历史,相比较于大夏其余如广域城,秋水城等那些拥有成千上万年历史之久的大城,神京城无疑极为年轻。

但是倘若问整个大夏的年轻人,最向往之地是何处?

那必定是神京城无疑!

整个大夏的心脏是神京,整个人族的心脏也是神京。

雷州镇荒城的圆月之下,皮肤黝黑,但是格外精神的顺子,在听闻熔岩夸说出神京城三个字之后,双眸骤然一亮,接着从怀中轻轻取出一本已经被翻过无数遍的书籍,耍宝似的递出,同时开口道:

“夸大人,我这里收藏了一本有关于神京城的书,如果您不介意,可以拿去一观。”

大夏市面上虽然已经普遍有纸张流通,但是在雷州镇荒城,书籍的价格不菲,因此对于顺子这些年轻人而言,想要收藏一本书籍,极为难得,也难怪顺子将其当做宝贝似的好好珍藏。

只见月光之下,顺子手中书籍封面之上,有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神京梦华录》!

“这本书是我存了好些银子,在一位路过镇荒城的行脚商购买,这里面的内容我看了无数遍,简直可以倒背如流,在这书中记载,神京城里有繁华无比,寒不结冰的三河六岸,有全天下最多商号聚集的太平之墟,还有那味道冠绝天下的琼浆馆等等。”

一说起神京城,顺子一下子来了兴致,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来,随后其面前的熔岩夸也被勾起了兴趣,接过书籍轻轻翻开,顿时这院子里的二人完全沉浸于对神京城的向往之中。

老金拿起面前的酒壶,喝上一口,然后美滋滋地叹了一口气,这酒壶里酿的是果酒,浓度不高,但是却别有一番滋味,而起来收拾东西的金伊,看着角落里捧着一本书,蹲在一起的一大一小人影,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超市俏皮女生可爱眨眼睛甜美图片

忽然,一位穿着南蛮军灰黑色特质战甲的年轻人,自院子外大步踏入,院子内坐着的老金见状赶忙起身,行一礼,随后开口问道:

“小王爷,大晚上的来此,可有要事?”

西蛮王的小孙子钟黎战回一军礼,环顾一周之后,向着角落里的二人走去,同时淡淡的声音响起:

“老金,今天晚上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来找他们。”

语毕之后,钟黎战来到正在翻书的二人身边,低头扫了一眼,随后拿出两个巴掌大小的传送卷轴,张嘴开口道:

“夸大人,您要是想领略一下神京城的风光,完全没必要靠着这本书籍,直接传送过去便可。”

话音落下,钟黎战将目光转向抬头望来的青年顺子,将手中的卷轴递出,继续开口道:

“还有你,在南蛮最终战役拿下首杀荣耀的小伙子,明日一早,陛下将在白帝宫中召见你,如果你有足够的天赋以及幸运,你归来时,就是真正的鱼跃龙门!”

西蛮王府小王爷浑厚清晰的声音缭绕于院子之内,正在喝酒观望的老金,一把捏碎了自己手中的酒壶,深紫色的酒水溅了胸前一身,但其却丝毫不在意,他那仅剩的一只独眼死死睁大,因为太过激动,久久没办法开口说出一句话。

神州浩土不似无尽山,有三轮烈日终日普照大地,日月交替,阴阳交汇组成的平衡,才是大道的本质,因此大夏三十六州子民头顶的月,都是同一个,但是在有些人的眼中,却是有着区别。

大夏沣州,巨神海畔,水泽镇往东十数里,建造着一个面积颇大的寨子,被当地人称为碧波寨。

碧波寨建造的时间不长,甚至还不足一年,但是却在整片地域都有着很大的威望,主事人是一位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而附近的镇民们,无论是谁见到了,都会恭恭敬敬地行礼,亲切的喊上一声,邱老爷。

这可是实打实的尊敬,因为巨神海畔,以晒盐为生的家家户户,都受到的碧波寨的恩惠和庇护。

碧波寨中修士众多,甚至在邱老爷的指挥之下,于水泽镇附近的大盐场外,自发地搭建了数道防线,从而阻挡着巨神海中无数水鬼的侵袭,自此之后,整个镇子再没传出过人口失踪事件,足以可见碧波寨在这附近的作用和威望。

碧波寨之中,随着圆月升起,一盏盏灯火逐渐熄灭,月光之下的大片建筑连绵起伏,随着莫约半年时间的建设,这个寨子逐渐变得功能齐全,自成体系,已然成为了一个自给自足的大镇子。

镇子中心,搭建着一座三层高楼,明黄色的灯光自窗口射出,留下了一道抬头望天的魁梧影子。

窗边,只披着一件外衫的邱老爷,因为长久没修剪自己的胡须,显得有些杂乱的脸庞闪过转瞬即逝的思念,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后一道委婉的女声便自后方响起。

“老爷,时辰不早了,是时候歇息了。”

“月是故乡明啊,夫人,这沣州的月,再怎么亮,我都觉得还是原先楚州凌波湖上的明亮。”

邱老爷再次深深看了一眼天际上空的圆月,但是不知是不是错觉,那轮皎洁的月,好似弥漫上了一缕缕猩红之色。

这间不大书房内站着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听到邱老爷的话语,紧抿嘴唇,轻轻开口道:

“也不知道恒积那孩子,现在过得怎么样,神京城那么冷,这孩子打小就怕冷,也不知道穿暖和了没有。”

“人家为道宫十大宗派之首,还怕没一件暖和的衣服么,你就别瞎担心了,夫人。”

邱老爷转过身子,轻轻走到中年女子的面前,伸出手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继续开口道:

“夫人先去歇息吧,我随后马上就来。”

中年女子离去之后,邱老爷回到书桌之后坐下,陷入了沉思之中。

忽然,这书房的大门直接被推开,一位身穿绿色大袍,浑身湿透甚至还有着血迹的修士冲入门内,语气急切地开口吼道:

“老爷,巨神海发生异变,我们的晒盐池和防线都被狂暴的海水所淹没,而且负责瞭望的人,失踪了!”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