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哎哎,行。哥,我等着你这句话呢!其实你弟妹和你大侄子今天已经往回走了,我跟他们说过咱家里的地址他们应该能够找回来。”安保国兴奋的说道,“这下他们不用在外面讨生活了!”

“爸!!!你这是干什么啊!你是打算养着他们一家子了吗?”安平生气的吼道。

“不是养。大侄子,这叫一起生活。”安保国认真的纠正安平的错误。

“二叔,你的心里真的把我们当成你的亲人了吗?”安好声音冷清的问道,见安保国不说话,她自问自答的加了一句,“你没有。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寄生虫,你把你大哥一家人榨干了,你们兄弟之间的情意也尽了。”

“你……你怎么这么说……”安保国心虚的很,但是脸却一股无辜的样子,“我这次回来,是要好好的过日子来了……”

“你不用说了。我也没兴趣听。”安好觉得心头烦,她起身对父亲安书朝说道,“爸,我累了,我回屋子里休息会儿。”

“我也累了。”安平也撂下一句话,往外走。

安好前脚出来,安平后脚跟来了。

姐弟俩话都没说一句,听见门外有人扯着破锣嗓子喊道:“这是安书朝家不?”

这声音听起来有那么点耳熟,安好觉得在哪里仿佛听到过。

“是。你找谁?”安好在院子里应答了一声,往大门口走。

她把门一打开,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安好怔了一下,之后脸色骤变:“竟然是你!安辉!”

夏日女大学生小清新装出行照

安辉,安辉!

安好突然间,脑一阵电光火花闪过,似乎明白了什么。

安辉看到安好出现在这个院子了,突然间也明白了什么:“你是……我二叔的女儿?你真的是我姐?”

“卧槽!”这一场相遇相识,让安平头顶像是狠狠的挨了一闷棍,“你那个讹钱的无赖!你竟然还敢门,看我不能弄死你!”

“大兄弟!我是你堂哥啊!”安辉见安平突然间暴怒,朝他扑来,他一边躲一边喊,“别发火,别发火,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

“你是兄弟!你是个社会渣滓!我没有你这样的亲人!”安平与他厮打在一起,恨不得一拳怼死他,让他彻底消失在眼前。

“亲人啊!亲人啊!咱们能好好说话不?”安辉抱着头,试图避开安平拳头。

“安平,放开他!别把家里的院子弄脏了!”安好一脸厌弃的看着安辉。

“姐!弟弟!别这样,咱们都是一家人!是亲人!”安辉倒是不恼怒,嬉皮笑脸的说道。

“去你.妈的亲人!谁知道你是哪儿跑出来的这么个玩意!赶紧滚!”安平被愤怒席卷了全身,如果真的摊了这么个亲戚,那可真是要倒霉死。

“你这孩子说话?咋张口骂人!”从外面气喘吁吁赶来了一个干巴瘦的女人,双腮像是被人给用刀子狠狠的削过似的,脸的肉加起来也没有二两。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