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穿着一件紫红色真丝睡裙,高挑曼妙的身段被勾勒的淋漓尽致。

那露出来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莹润的光芒,犹如自带柔光特效一般。

女人应该是刚洗过澡,一头乌黑柔顺的青丝自然地散落开来,勾勒出女人那张绝美的古典瓜子脸。

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刚洗澡的缘故,女人的脸上浮现出了两抹红霞,给女人凭添了一份惊心动魄的美。

方寻咽了咽喉咙,尽量让自己不去乱看,问道:“红叶,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秦红叶捏着裙角,有些紧张地小声道:“难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不,不是这个意思。”

方寻连连摇头,道:“只是,这大晚上的……”

不等方寻把话说完,秦红叶直接绕开了方寻,走进了房间。

方寻看了眼外面,然后赶紧关上了门。

等到门被关上的那一刻,秦红叶转过身,一脸温柔地凝视着方寻,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道:“方寻,今晚我想在这里睡。”

“哈?”

花墙处高冷美女纤纤玉指拨长发柔美图片

方寻有点摸不着头脑,“为啥要在这里睡,你是害怕一个人睡吗?”

秦红叶羞恼地道:“你这个木头疙瘩,难道偏要我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吗!”

听到这话,方寻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

他明白了女人的意思。

虽然自己跟女人在一起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自己和女人并没有突破最后一层。

看着眼前这个美娇娘,说不心动自然是假的。

方寻深呼吸一口气,看向了秦红叶,问道:“红叶,你是认真的吗?你确定准备好了?

有些事是不可以强求的,我愿意尊重你,在你没准备好之前,我绝对不会碰你。”

“你烦不烦呀,我都这么主动了,你还啰嗦这么多!

你要是不想,那就算了!”

秦红叶羞赧地说了句,然后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但,没走几步,秦红叶就感觉身体一轻,直接被方寻给抱了起来。

“哎呀!你干嘛呀,放我下来!”

秦红叶的脸色顿时羞红一片,她还是第一次跟男人这么亲密接触,着实有些害羞。

方寻挑了挑眉,笑着道:“为何要放你下来,你不是说今晚要在这里睡么,可不能反悔啊!”

秦红叶挣扎道:“谁说要在这里睡了,不要脸,赶紧放我下来!”

“现在说不要,晚了!”

方寻哈哈大笑了声,然后抱着女人朝着房间里走去……

……

翌日清晨。

当阳光透过窗户,洒落进酒店房间里时,方寻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回头看了眼,却发现旁边空荡荡一片,根本没有秦红叶的身影。

嗯?

人呢?

“红叶!红叶!”

方寻猛地坐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喊了几声,却没有回应。

不过,很快方寻便冷静了下来,女人应该是回自己的房间了。

不过,让方寻纳闷的是,女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感觉到?

看来,昨晚还是折腾的太晚了,自己彻底睡熟了。

看着凌乱的床单,以及那一片红梅,方寻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从今往后,秦红叶也真正成为了自己的女人,自己绝对不能辜负她。

当然,他也不敢辜负,要是真敢辜负,剑神指不定会一剑劈了自己。

方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翻身下床,在客厅里练了一个小时的“神魔九变”炼体功法,然后进浴室洗漱了一番。

也就在方寻换好衣服的时候,门铃声响了起来。

方寻打开了门,就看到慕挽歌和沈轻舞等人已经穿戴整齐,站在门口,一个个神采奕奕。

初沾雨露的秦红叶,更加的迷人了。

女人似乎有点不自在,不敢与方寻对视。

方寻心里有些好笑,这妮子还在害羞了,真是可爱。

“现在才八点半,你们怎么都起来了?”方寻问道。

戴着一副大号墨镜的苏贝贝道:“好不容易有一次假期,怎么可能浪费在床上呢!”

“就是就是!赶紧去吃早餐,吃完早餐去逛街,逛到中午就去吃饭!

吃晚饭我们就去海洋活动中心,听说今天那里有活动哦!”

沈轻舞也兴致匆匆地接了句。

“行,你们说干嘛就干嘛!”

方寻笑了笑,然后关上门,朝着电梯走去。

在去往电梯的路上,慕挽歌故意放慢了脚步,跟方寻并排走在一起。

慕挽歌小声问道:“昨晚怎么样?”

“什么昨晚怎么样?”

方寻有点没反应过来。

“还给我装!”

慕挽歌妩媚地白了眼方寻,道:“昨晚难道红叶没去找你?”

“呃……”

方寻一脸尴尬地点了点头,“找了。”

慕挽歌又问:“难道你们没发生点什么?”

“发生了。”

方寻点了点头。

“那不就得了。”

慕挽歌斜了眼方寻,道:“红叶技术怎么样?”

方寻顿时老脸一红,道:“挽歌,能不能不要问这么直白的问题,我会不好意思的。”

慕挽歌“扑哧”一笑,没好气地道:“你这小坏蛋还知道不好意思?”

“慕姐、方寻,你们在聊什么呢?”

苏贝贝转头问了句。

慕挽歌打趣道:“我们在聊什么时候让贝贝生个孩子给我们玩玩。”

“慕姐!我……我不跟你玩了!!”

苏贝贝的脸蛋儿顿时羞红一片,跺了跺脚,赶紧去向其他女人告状了。

方寻瞥了眼慕挽歌,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也没想到,女人还有这么不正经的一面。

不过,这也恰恰说明,女人的心情很好,很放松,所以没必要端着了。

慕挽歌小声道:“小坏蛋,等着吧,你现在就是落入盘丝洞里的唐僧,这几天晚上有你好受的。”

“……”

方寻顿时无语了。

看到方寻一脸窘迫的模样,慕挽歌咯咯笑了声,然后朝着其他女人走了过去。

“寻哥,你跟慕姐在聊啥呢,这么开心的样子?”

狂刀凑了过来。

方寻回道:“我们聊的话题不是你这个老光棍该问的!”

“靠!”

狂刀冲着方寻竖起了中指。

乘坐电梯下楼后,方寻一行人来到了酒店餐厅吃早餐。

吃完了早餐,方寻向酒店借了两辆七座的奔驰商务车,离开了酒店。

整整一个上午,方寻陪着慕挽歌七女逛完了整整一条街。

七个女人已经放飞自我了,各种买买买。

服装、包包、鞋子、小饰品……只要是女人们看中的,都会买下来。

方寻、剑痕、狂刀、季尘、陈若愚和百里龙渊六人成了拎包小弟,每个人都拎了十几个包装袋。

在一家服装店外面,狂刀用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寻哥,嫂子们这是要把这条街给搬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