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南蛮岛屿,无雨,无云,天气清朗,阳光普照。

当第一位幼年荒民,四肢并用扑出那十五里死亡之地,咆哮着落于近战搏杀区之时,阳光照耀之下,极佳的能见度,使得最外围的竖盾防御的盾甲军将士,可以清晰地看清幼年荒民那猩红似鬼火的双眸,以及其内对于鲜血的渴望。

因此一位位身披重盔的盾甲军,握着重盾的手骤然用力,左腿向前微微踏出,身体前倾,汇聚元气流转周身,而甲士身后的力修近战,早已张手握住利刃,煞气和杀机,汇聚于一处,化作血烟滚滚而起。

最前方的荒民浪潮化作一条滚滚向前的白线,与犹如黑海一般,列阵以待巍然不动的南蛮征伐军,越靠越近,以如此速度,两者不出二百息,便可猛烈地碰撞在一处。

但是利刃出鞘的指令还未下达,腥风铺面之间,面对人数是自身数倍的荒民,整个五十万征伐军紧紧握住手中的武器,甚至连手指都捏到发白,却依旧一动未动,静静地等候着来自后方指挥台之上的指令。

令行禁止,是为上兵,利刃出鞘指令不下达,谁也不允许射出一箭,斩出一戟!

忽然,老定南侯中气十足的怒吼,如雷霆版乍响云霄,不断向外传递,原本巍然不动的南蛮征伐军,刹那间露出了锋利无比的獠牙。

“法修图,起手神通八方菏泽,随后接神通冰封天地,让那大夏的极北雪原,降临于这南蛮之地!”

定南候杀气四溢的咆哮刚落,下方属于法修团指挥使那清冷年轻的女声便紧接着直冲云霄。

“大地法修,水法修,二系联合神通八方河泽,寒冰法修随后释放神通冰封天地,组三系联合毁灭神通,寒国降临!”

法修团中的年轻女指挥使一向言语甚少,但是无论是在西疆无尽山玉龙关,还是此次的南蛮征伐战,她的每一次开口就像是死神发出的死亡宣告,意味着会有茫茫多敌人的性命被无情收割。

这次同样没有例外!

春天采花美女吴安珀小清新唯美清纯写真图片

法修阵中,所有身穿黄色法修大袍的大地法修,取出一瓶净化药水一饮而尽,随后齐齐上前一步,凝聚出身的元气,双手按住身下的大地,以极为玄奥的方式向外释放,一道土黄色的波纹自阵中传出,并且向前极速扩散。

紧接着,一道白色的波纹接着土黄色大地波纹同样向外扩散,那是法修团阵中,白袍飞舞的水属性法修,饮净化药水之后,同样按住身下大地所释放!

一黄一白,两道横穿整个战场的巨大波纹,向前席卷,眨眼间便冲出南蛮征伐军列阵之外,扩散至荒民冲击的白色浪潮之中!

黄色波纹过境,战场地面于下一息,开始剧烈翻滚,并且极速软化,就好似这坚硬无比的南蛮地面,突然变成了上下起伏的大海,翻滚着波涛,无数狂袭于其上的荒民一脚踏下之后,双腿顿时陷入其中,难以拔出,巨大的惯性使得荒民的上半身直接一头向前栽倒,整个向前狂冲的势头被瞬间遏制于原地。

下一息,紧随其后的淡白色波纹同样向前面横扫,如果说之前使得荒民陷入其中的大地,类似于泥浆的话,那淡白色波纹之后,其就变做了彻彻底底的八方沼泽!

无数水流自泥土之间向上冒出,布满整个下陷的大地,使得荒民原本正在奋力向前爬出的身躯直接下沉,进退不得。

大夏法修团的两道波纹之下,形成联合神通八方菏泽,整个过境之后的大地瞬间变作沼泽,虽说作用的时间只有短短二十息,但是却将荒民炮灰的冲锋浪潮直接死死摁在原地,而且就在盾甲军的眼前!

处于最前方的盾甲军将士可以清晰地听见那些荒民想要挣脱而出的嘶吼,但是八方菏泽神通之下,注定徒劳无功,但是光光只有控制显然不够,因此,第三道神通波纹,瞬息又至。

这是一道深蓝色的波纹,正如橘红代表烈焰和炙热,那么深蓝就代表寒冰与极寒。

法修联合神通,冰封天地!

正如老定南侯所说的那样,要硬生生地将大夏的最严寒的极北雪原,搬来这最南方的南蛮丛林,然后砸下!

深蓝色的波纹,裹挟着极致无比的寒冷,以极快的速度,像是抚摸着情人的肌肤那般,于地面轻轻拂过,然而征伐军面前的大地,是沼泽,是布满水流,禁锢了无数荒民炮灰的八方菏泽。

水遇极寒便会结冰,因此深蓝色的神通扫过之后,八方菏泽地形瞬息再变,直接变为八方冰泽。

集控制,伤害于一体,真正由大地,水,冰三系法修共同释放的联合神通,强势降临南蛮,无数荒民将会用死亡来见证这一式神通的伟大和强悍。

无数寒冰自下方大地,沿着荒民的双腿向着整个身躯不断蔓延,随后将茫茫无数的荒民从头至尾整个冰封,在阳光之下,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芒,绚烂,夺目。

征伐军将士身前,那原本炎热潮湿的南蛮大地,在一瞬间变成了极北冰原,八方冰泽之下,寒国正式降临!

二十息之后,神通冰泽缓缓消散,地面之上重新恢复成原本黑褐色的泥土,但是被冰封之后的荒民却依旧以同样的姿势保留在原地,有双手张开,做前扑状,有四肢伏地,形如野兽挥爪等等,栩栩如生。

南蛮征伐军列阵面前,出现了一片震撼无比的冰雕之海,那是数百万被冰封的荒民倾力奉献。

整个战场骤然间,寂静无声,所有人皆屏住呼吸,静静地注视着这一片如天神所刻画的冰雕之海。

忽然,一阵风自远处的天际吹来,像是调皮的稚童,使得沿路的丛林树冠纷纷摇晃,随后这阵风来到了四方战场之上,它看到了那一片震撼无比的冰雕之海,觉得甚是好奇,因此直扑而下,并且自其中一穿而过。

但是下一息,第一个与风亲密接触的冰封荒民,表面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缝,随后砰的一声,碎裂开来。

第一个冰雕碎裂之后,像是推到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紧接着就是第二个,第一千个,一直到上百万个,部轰然倒塌。

大量的寒尘滚滚四起,大地之上,洒满碎冰,每一块细小的冰渣,都是荒民的身躯血肉。

随后一片寂静之中,那阵调皮的风也好似受到了惊吓,快速地逃离,南蛮征伐军阵中,一位盾甲军指挥使提盾发出一声怒吼,随后所有士卒齐齐仰天咆哮,声震天地!

“夏,夏,夏,大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