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主来了?!真的?!”

听到这话,何田光眼睛都亮了,神情格外激动。

“何队,是真的,是守卫传来的消息!”

那个战士赶紧回道。

其他战士们也都激动不已。

麒麟门的境主在他们心中就是神一般的男人。

那个男人在十五岁就破例入伍,在之后的三年里,那个男人大放光彩,立下了赫赫战功,名声震动整个神州。

仅仅十八岁,那个男人就大刀阔斧,成立了麒麟门,并统领三十万战士,镇守神州东方边境。

虽然麒麟门才成立三年,但在这三年里,正是有那个男人在,没有任何境外组织敢来侵犯神州东方边境,保证了东方的稳定和谐。

而且,短短三年里,在那个男人的带领下,这个新成立的护国战队就压过了老牌护国战队凤羽堂一头,并且直追龙魂殿。

南方有隐龙,西方有龙魂,北方有凤羽,东方有麒麟。

这四大护国战队的境主,就是国宝一般的存在,受无数人敬仰和崇拜。

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

“走,赶紧出去迎接!”

何田光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带领着众人,赶紧冲出了房间。

走出堡垒,来到门口,就看到几辆越野车从远处开了过来。

那几辆车子所过之处,战士们都会齐刷刷敬礼。

很快,那几辆车子在门口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几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带头的是一个穿着一身穿普通夹克牛仔裤的年轻男子。

他的身材消瘦挺拔,留着一头短发,面容线条温和,给人一种儒雅的气质,只不过他的一双眼睛却十分锐利,让人不敢直视,

他,就是麒麟门的开创者,白幼麟,虽然他一直在幕后,但却一直影响着麒麟门。

有不少人都知道,白幼麟的父亲也是一个传奇,更是龙魂殿的开创者之一,元老之一,在整个神州都属于跺一跺脚就抖三抖的存在。

在神州一直流传着一句话。

白家有凤图,其子名幼麟,父子皆安在,神州定无忧。

“敬礼!”

何田光震声喊了一句,然后敬礼。

其他战士也都纷纷敬礼,脸上满是崇拜。

白幼麟也回敬了一个礼。

礼毕后,何田光赶紧迎了上来,恭敬地问道:“境主,您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这两天我刚从龙城开完会,今天才回来。

正好路过这里,所以想到过来看看。”

白幼麟笑着回了句。

“境主,你去龙城开什么会啊?”

何田光疑惑地问道。

白幼麟轻叹一口气,“据说这段时间西方边境不太平,上头决定从我们麒麟门、隐龙阁和凤羽堂调人过去支援。”

“啊?!”

何田光一惊,“境主,西方边境没有出什么问题吧?”

“有师鹰扬那个家伙在,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白幼麟回了句,而后道:“不过,前不久师鹰扬那个家伙被人打伤,导致昏迷不醒。

花旗国、瑞国、象国等国家也趁机派了很多厉害的家伙攻打龙魂殿,试图抢夺‘基因密码’和‘地球轴心’。

当时的情况很危险,在会议上,我看到了拍摄下来的画面,的确令人惊心。

不过,幸好师鹰扬的大哥赶到,不仅治好了他,而且还协助龙魂殿击杀了所有入侵者。

就连花旗国三角洲战队的博格莱特和高卢国的魔法师摄魂女巫都被他斩杀了。

也正是因为有他在,‘基因密码’和‘地球轴心’才得以守住。

上头决定给那个年轻人颁发一等功勋章,并且有意拉拢他为国效力。

不过师鹰扬在会议上制止了,他说他大哥不想要这些虚名,也没想过入伍,希望大家别去打扰他大哥。

不过,我觉得上头不会就此罢休,肯定会想方设法去拉拢他。

就连隐龙阁的隐龙和凤羽堂的凤女都动了心思,准备拉拢那个年轻人。”

“厉害了!”

何田光脸上浮现出崇敬之色,感叹道:“立了这么大的功,竟然什么都不要,真是我等的楷模啊,难怪其他两大境主都想拉拢他呢!”

说着,何田光眼睛一亮,“境主,要不我们也行动吧?

要是能拉拢到那个高手,我们麒麟门的不仅实力能增强,威望也能大大提升啊!”

“这个我早有打算,在回来的路上我就调查了一下那个高手的资料。

据说那个高手住在中海,所以我打算尽快前往中海,抢在隐龙和凤女前面跟他谈谈。”

白幼麟眯眼一笑,道:“对了,田光,这段时间,宁海分部没出什么乱子吧?”

“境主放心,这里一切都好。”

何田光回了一句,而后挠挠头,道:“只不过,今天在宁海市区的一个高铁站发生了一起暴力伤人事件。”

“嗯?”

白幼麟脸色一沉,“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白幼麟脸色变了,何田光哆嗦了一下,然后一五一十地将今天宁海一个地铁站发生的事说给了白幼麟听。

听完何田光的话,白幼麟眉头一皱,“西方法师跑到宁海来杀人?他们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那几个西方法师的身份和来历查清楚没有?”

“暂时没有。”

何田光摇了摇头,“不过,我们在那几个法师身上看到了一个古怪纹身。

我们查了一下那个纹身,发现西方黑暗世界没有任何组织纹那样的纹身。”

“走,带我去看看。”

白幼麟沉声说了句。

“是!”

何田光一点头,然后带着白幼麟走进了堡垒。

很快,白幼麟几人便来到了监控室。

“就是这个纹身。”

何田光指了指屏幕上出现的一张照片。

“太阳蛇头?奇怪了,这个纹身我也从未见过,莫非是新成立的组织?”

白幼麟稍稍思考了一下,而后道:“给我看看录像。”

何田光点点头,然后打开了录像。

只不过,才看了几分钟,白幼麟忽然惊声道:“暂停!!”

何田光等人愣是被吓了一跳,不知道境主这一惊一乍的是什么意思。

“境主,您怎么了?”

何田光一脸莫名其妙。

白幼麟指着录像上的方寻,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快!快把这个人放大给我看看!”

何田光更加纳闷了,不知道境主为何在看到方寻后,会这么激动。

不过,他还是按照要求,将方寻的身形放大。

在放大后,白幼麟仔细看了一会儿,猛地一拍桌子,“是他!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