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关系不错,镇国公老夫人安慰顾老夫人。

“顾家嫂子莫要悲观,都说否极泰来,王爷中毒中蛊,早晚都能够清除,恢复健康。

你耐心等待便是,可别把自个人急坏了。到时候不仅王爷着急,宫里的太后也挂念着。”镇国公老夫人安慰说道,真心实意,并不作假。

顾老夫人听到这样的安慰,内心感动,“多谢齐家弟妹安慰我,多亏了你家的二姑娘,王爷才有救。以前我儿以前的日子太苦了。”

“盈盈是大夫,医者仁心,遇到了,她自然要尽力救治。”镇国公老夫人安慰,因为盈盈的关系,两家又多了一些联系。

絮絮叨叨,两个年龄差不多的老太太说这话,心情都好了。

到了下午,也该回去了。

大壮,二壮也不要人抱,要自己走。

后面的顾老夫人觉得特别稀罕,目不转睛地看着,恨不得趁着镇国公府的人不注意,直接偷走一个。

不过只是想想,根本就不敢做。

因为别院离得近,镇国公老夫人身体康健,走下去的。

孩子累了,让侍卫抱着大壮,二壮。

青涩圆帽大眼少女比花娇艳户外照

靖海王顾珏诚今日无事,亲自来接母亲回别院。

在寺院的门口等待,正好就看到了孙盈盈一家人。

上前一番打招呼,寒暄,这才离开。

靖海王顾珏诚之前调查了很多内容,自然也知道了这一对双胞胎。这是孙梅梅生的孩子,对外宣称是跟李府的一个短命的管事生的。

现在就等着调查的人过来,是否有那个管事?孙梅梅是否跟那个管事成亲了?

孙盈盈见靖海王顾珏诚盯着大壮,二壮看,没有遮挡,也没有惊慌。

今日在这里遇到是缘分,将来或许还会有更多见面的机会,估计以靖海王顾珏诚的精明,真相很快就会浮出水面了。

看着孙盈盈一行人远去,靖海王顾珏诚这才扶着顾老夫人上了马车,“娘,可是喜欢小孩儿?”

顾老夫人放下马车帘子,不再看大壮,二壮那两个小胖娃,叹息一声,“哎,你生的,我就更加喜欢了。我和你爹膝下空虚,你姐一辈子没孩子。我和你爹想要抱孙子,孙女,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靖海王顾珏诚听到这话,心里愧疚。

他是父母的老来子,他今年都已经二十四了,还没成亲,更没孩子。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等身体好了之后,他就要成亲,不管喜不喜欢,都要生个孩子。

“现在盈盈说两年就能调理好身体,恢复如初,自然也能要孩子了。”靖海王顾珏诚安慰,终于在母亲面前松口了。

顾老夫人听到这话,终于稍微满意了,“那行,改日我去宫里,跟你大姐商量一下。让太后也帮忙相看,若是有合适的,咱们就定下来。”

女的年龄大,不好找男人,但男人年纪大一点,成熟稳重,更何况儿子是靖海王,想要媳妇,选择的机会大着呢!

顾老夫人正说着,觉得口渴,“周嬷嬷给我倒杯水。”

周嬷嬷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