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浅,麻烦先起来好吗?”秦雨筱又是被搞得一愣,甄素浅每次都来的时候都能给她意外呢,而且每次都这么大声,真不知道到底按的什么心。

“雨筱,就说我当哪点对不起,为了一个男人居然要把我送进监狱,到底给那个男人吹了什么耳边风,让他这么的听的话。难道就因为我也同样喜欢那个男人?所以就要把我这个情敌送进监狱吗?”甄素浅的声音,按照大家的惊呼声,逐渐的提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素浅,先稍微冷静一下。”秦雨筱看着这群门口满满当当的人,她可真是太冤了,又被甄素浅这样子搞得措手,不知如何改变这一现状。

秦雨筱迫于无奈的先上进一步把门关上,这里可是医院,对于公众场合,她作为医生就不应该把自己的事放在这里,让人看了去,还以为她是一个多么不有职业操守的人呢?

“雨筱,难道是心虚吗?觉得大家看了这样子对的名声不好吗?为什么总是要这么在意名声呢?就像在意我一样,我们只是同喜欢同一个男人而已。

我们可以完全可以公平竞争的,非要在底下玩这种小手段。”甄素浅已经上前一步拦住了门,她看见秦雨筱要关门的模样。当然是不会让她得逞,难得能让秦雨筱有所反应,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这次机会的。

“好,这既然是觉得我是这样的人,那我现在也作为被打压的人,给几句反击的话,怎么样?”秦雨筱也不恼怒,反正就这样子对着还拦在门口的甄素浅讲道。

“讲呗,我怕干什么?反正我每每都是受害者,我真不知道秦医生原来居然是这样子的人,知道我今天才彻彻底底明白了。”甄素浅一边说着还带动门口的人,听着门口的人慢慢的附和着她,她才觉得自己这场仗还算打得漂亮。

“甄小姐,讲了这么多关于我不好的话,不如也讲一讲,为什么会违反宪法所规定的法律呢,难道这样铤而走险,是觉得很刺激吗?还是觉得进监狱,这是一个非常不匹配所做事情的结尾吗?”

“什么配不配我所做的事情?我从来就没有做什么事情,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被害者,是是看不惯我,所以才把这件事情都怪在我身上的。”甄素浅反正到现在他也没什么好怕的了,遇谁杀谁?反正墨北宸又不在这里,也没必要再端这个样子了。

秦雨筱更是没话讲了,她不知道甄素浅怎么一下子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好像在她面前就已经原形毕露了,向来在自己的心里面的甄素浅是非常有素质的一个人,可现在居然还能在这里把一些有的没的非要扣在她身上,果然还是说日久见人心呢。

看来她今天来找自己,只怕是墨北宸那边发力了,墨北宸利用手段让她自己主动来跑向自己说要进监狱,但是她觉得实在是不爽,所以非要说出一些令他作呕的话来打击她,可是他又怎么可能会那么随意的被打击到呢?

清纯美女之伙伴

但是既然她都已经知道她来的目的了,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她呢?上回说原谅,因为没有明白整件事情的所有经过,但是她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会明白了。

她都没有多加和甄素浅聊过什么,可是甄素浅却非常明确的说出了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在哪被绑上车的?这让她怎么可能不怀疑呢?

又看见她这么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也不想再管了,就让墨北宸做想做的事情吧,她不会再多加言语了,有些人是需要受到惩罚,才能多长长记性。

“保安,就是这个女人,赶紧把他拉出去。”林小冉已经带着一帮保安前来秦雨筱的办公室了,好在前面来秦医生的办公室来报告工作,看见了秦医生在跟一个女人对峙了,秦医生就此给她的一个眼神,她就立马明白了。

“们抓着我干什么?秦雨筱啊!是不是觉得我来到这里?把所有实话都讲出来了,面子上挂不住,所以才找人来抓我走的,我跟讲,坏人就是个坏的,这辈子就等着备受煎熬吧!”甄素浅哪怕被一众保安抓走了。

她嘴上还是不饶人的,对着秦雨筱说话的时候很是狰狞,没有料到自己是打的一手好牌现在居然就要这么的去监狱报到了。

“好啦好啦,大家都散开了。”林小冉招呼着秦雨筱办公室门前的一些病人们,怎么爱看热闹的人就这么多呢?

关上门的她急忙对着秦雨筱说,“秦医生,没事吧,我看那个女的也太能掰了吧?我听得我都无奈,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女生来找的麻烦?”林小冉面上也是很无奈的,她的秦医生每次都是因为太过于善良了,所以才会让这些奇怪的人有机会可以打搅。

“算了,都过去了。”林小冉听到秦雨筱淡淡的说这句话,心里就更加窝火了,为什么每次都会这样子的善良呢?就不能反击一下吗?就是因为这样子,因为太过于优秀,单纯才会被人家柿子专挑软的捏。

“小冉,快点出去工作吧,都是我的事情,这么担心干什么呀?傻女孩。”秦雨筱也含着笑着对着林小冉说,这个傻姑娘实在是太可爱了,所有的面上表情都在脸上,让她都忍不住的开口,赶紧照顾着她让她出去,别呆在里面的,怕她越发呆在里面就越想给她出气。

“秦医生,下回不能再这样,要不然再有下回,找我好了,我帮狠狠的骂回去。”林小冉已经一副要开骂一架的模样。

“乖啦。”林小冉听着秦雨筱这么说,也就乖乖的出去了,秦雨筱虽然向来不发火,但是每次温柔中都带着一种气场让她不由自主地退了出去。

秦雨筱看到那个傻女孩走了出去之后也就把刚刚的事情放在心上琢磨了,看来墨北宸为了让她认识身边的人,可真是下了一番苦心似呢,刚刚那一番又是哀怨又是责怪的话语,她可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人就不应该有心软。

想起以前的事情再结合她,真的可以说是用几个字来形容了,人心隔肚皮,平时对她万般好的甄素浅居然是这样子的人,也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墨北宸是把一个大麻烦从她身边摘除了呢。

还没来得及找墨北宸,问这其中的由来,墨北宸就一通电话找到了她,“秦雨筱,现在收拾东西,赶紧下楼。”听着电话里面的墨北宸讲话语气还是那么的霸道,不过让自己下楼干嘛?

“去哪里儿。”想着自己还是要问问清楚的,墨北宸是想什么做什么的,不过她现在可是凭空想象,那是想象不到的,这到底是要干嘛呢?

“我带出去散心,赶紧的,就现在收拾东西,要不然的话我就上去找。”

“啊!”秦雨筱还是惊讶的出声了,为啥墨北宸今天居然想了这么一出了,自己还要跟她一起出去?“好,在楼下等着我,马上。”秦雨筱现在可不敢再拒绝墨北宸了,况且也没有拒人理由啊,墨北宸还是恩人呢?还有就是他只能在楼下等着,不能上来,如果上来的话,哥哥还在这边呢,两个人到时候一见面一掐它,她夹在中间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