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静涛心知楚云梦是因护卫不力之后,心中仍很歉疚所致,连忙说:“要救活公主,是必须如此的,冒险其实是必须的。”

楚云梦不服道:“我看不出什么地方必须!”

张静涛双手扶着楚云梦,只觉这美女身才修长,又苦练力量,正带着健身美,十分动人,都让张静涛不由看了看儿童房的墙壁上画着的大桃子,忍不住道:“那我们打个赌好了。”

楚云梦道:“赌什么?”

张静涛微笑道:“若我赢了,你就要主动亲我一下,若我输了,我给你亲一下好了。”

楚云梦轻哼一声:“本姑娘此刻没心情和你逗,若你赢了,我自然服输,你爱怎么样都行,若你输了,你就要祈祷公主没事,否则……”

张静涛打断说:“没有否则,云梦,你认为公主会和我浪迹天涯么?”

楚云梦一呆,道:“不会,若现在逃走,她必然会回代国。”

张静涛轻抚楚云梦的腰支道:“这就是了,若能让公主一走了之,自然是最好的,可惜,公主只会回代国,那么,之后会如何呢?”

楚云梦的脸色顿时有点难看了,很有见识道:“这……怕是周王的大将,和赵王的大将会合兵一处,来讨伐代国。”

张静涛把楚云梦更贴近了自己,手更不规矩起来,在她耳边道:“是的,周王必然讨伐,他有这个权利,赵王岂能让他一口吞掉代国,必然跟从,甚至,如此坐实了公主的错失后,燕国都有了借口来分一口汤。为此,我们如今若只想救了公主离开,那么,公主最多是可以多活上几个月而已,事实上,若如此,我们的救援便是已然失败了。”

楚云梦脸红耳赤之余,紧紧捏着拳头,怒道:“若我们十分善用兵法呢?又熟悉代国附近的地形,未必不能把他们打退!”

甜美萝莉的甜品时光

张静涛亲吻楚云梦烫烫的耳边,道:“是有可能,但仅仅是可能,失败率当然是极大的。”

楚云梦呼吸有点重,道:“赵室的人会支持公主的,失败率未必就大!”

张静涛手下进一步占起了便宜,道:“赵室的人虽支持公主,可在有周王问罪,代国的反抗名不正言不顺之下,终究会向赵王妥协的,你想是不是这样?难道让平原君和赵王对着干?你觉得可能吗?”

楚云梦一呆,道:“是呢。”

张静涛对近身的美女是从来不知道客气的,又亲楚云梦的耳垂道:“另外,美女,我虽打过你几巴掌,但也是当时气急,其实没有白祭酒的事,也终究有人可以陷害公主的,因只要赵王不想护着公主,就会让任何陷害都变得很简单,除非公主愿意早早回代国,不再管儒门对赵室的侵蚀,所以你也不必再自责了。”

楚云梦不信道:“公主有管儒门的事么?似乎没见公主做了什么特别的事啊。”

张静涛只能解释道:“赵敏在寒丹,会以女主模式,处理赵室的大量工作,这种女主模式,便能有效防止逆母模式的扩张,为此,只要赵敏坐镇在寒丹,对儒门来说,当然就是一种抗力。

楚云梦略一想,明白了,赵宗室,只在用这种简单方式,抵抗宗族分离。

楚云梦也明白这是张静涛在安慰她,忽而就哭了,锤了张静涛胸口几拳,继而脑袋伏在他胸口大哭。

张静涛的双手仍在楚云梦的身后,很不老实,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安慰她。

张静涛还不由看向了墙壁上画着的大桃子,去对比。

一会后,楚云梦不哭了,脸越来越红了起来,一动都不敢动。

又一会,楚云梦不由自主勾住了张静涛的脖子,和他热烈亲吻,衣带松开了都不自知。

再一会,楚云梦双腿发软,整个人都挂在了张静涛脖子上。

等不知何时倒在了屋子中矮桌上,楚云梦抬头看时,见张静涛舔去了她的眼泪,继而,眼泪没了,可这男人的这个动作就未再停止过。

楚云梦一下就软了。

张静涛享受着这美女给他带去的美丽感受,度了一口元气过去。

直到楚云梦惊呼道:“不行,若那里痛的话,会影响行动的。”

“也是。”张静涛点头,也不说元气的恢复力很强,这点小伤痛一晚上就好了,因他知道楚云梦其实是心理没准备好。

当然,若平时,张静涛才不会在乎对方是不是准备好,因为很多时候对于女人来说,这或许是永远准备不好的,只要这女人之前足够接受他,在他眼里便已经是准备好了。

但对楚云梦,张静涛的确就是想安慰她一下,让她分分神,否则老沉在自责中,怕是不要疯了,另外顺便也是给点元气楚云梦,自然不会勉强楚云梦。

人要疯掉,从来没那么难,心里太放不下,或者不够自控,再或从不反省自身,都能变成疯子,强迫症就是这么来的,从不反省自己的反复是不是有问题,一味任性的,任自己不断做一些反复举动。

当然,强迫症也是因为不够了解世界,对什么都心里没底,并且同时也是对所有的事情都太放不下,才会形成这种心底里带着时时刻刻的危险感的强迫行为。

而楚云梦不想上床,则是一件好事,说明她仍对从法场中活下来的可能性抱有很大的期望,并没绝望。

否则,作为女人,她或许也会想要大大的浪一下再去送死的。

楚云梦掩了衣服,拿了儿童房的被子逃了出去,她逃跑的样子都似乎有点害怕张静涛。

张静涛奇了,自己可没什么威严的,武技也未必比这美女高强多少,她怕啥啊。

自己看错了吧?

却不知,楚云梦的确有点怕他。

除了这是被张静涛义正辞严打过一顿屁股的缘故,更是因为楚云梦觉得这个男人有可能让她失控,这点让她很害怕。

就如方才,她竟然不知羞的希望这男人碰她,于是,那衣裙竟然部为这男人敞开了,如今,她的身体对这男人竟然几乎已经没有了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