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啊,太太这心都堵没缝儿了。”太太总算说出一句话来。

“我知道,这不是来给您开导了嘛。”

“你给我说实话,小龙到底伤成什么样。”

“他身上的伤不算重,腿也差不多能复原,只是没了一只眼睛。”

“造孽啊!”太太闷声哼了,用力捶着炕沿,一下,一下。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眼睛没了一只,还有一只,不担误看东西。大学不能读了,咱就不去,我没读大学不也挺好的?咱别把路看死了,先把眼界打开,就会发现到处是路。”

“说不难过是假的,可是有你在,我还是放心,你能带着小龙,好好回来,是不是?”太太握紧秦小鱼的手。

秦小鱼并没有把握,可是她只能点头。

周月急匆匆过来找她,无论如何让她去周家一趟。秦小鱼几天没见孩子,也是想得厉害,就放下手里的活儿跑了过去。

“小鱼,瘦这么多?”周行妈见到她就吓一跳。

“照顾病人,没办法。”秦小鱼苦笑一下。含含和小妹听到她的动静,从楼上跑下来,一左一右抱着她,左亲右亲的,孩子也想她了。

“小龙哥哥怎么样了?”含含人小鬼大,惦记着唐龙的身体。

秋未央的纯白少女秀美动人

“小龙哥没什么事了,你不用担心。”

“小鱼啊,找你来是有这么一件事。每年我们家都要去北戴河疗养的,今年马上就要走了。”

“啊,这样啊,那我把他们接回去吧。”秦小鱼恍然大悟,觉得自己太粗心了,有点脸红。这真是大撒手,把孩子扔人家就不管了。

“别啊,我们这一走就是二十天,你把两个孩子接走了,我们怎么办?”周行妈一听这话就急了。

“那?”秦小鱼也有点懵。

“我把你找来,跟你商量一下,我们就把孩子带上吧。你家正好有事,你也忙不开,就让孩子跟我们走,见识一下大海,也能开开眼界,你说呢?”

“好是好,可是太麻烦你们了。”秦小鱼喃喃说道。

“不麻烦,你答应就好,我怕你不肯答应呢!”周行妈听秦小鱼松口了,喜上眉梢。

“含含,到海边了多照顾小妹。”秦小鱼又担心起安问题。

“我说你啊,唉。我妈听你这么说,又得呛你。两个警卫员盯一个孩子,能出问题才怪,你可别瞎操心了。”周月捅了秦小鱼一下,埋怨道。

“你不去吗?”秦小鱼见周月没事人儿一样,不像要出门的样子。

“我爱人要休假回来,我不能去。”周月哭丧着脸说。

“啊,姐夫要回来了?好事啊,你们新婚不久就分开了,你好好在家陪陪他吧。不行,你先跟我去一趟,把头发给你好好收拾一下。明天陪你买两件衣服吧……”

秦小鱼张罗起来。周月看着她忙忙叨叨的样子,会心一笑,过来搂着她的脖子说:“小鱼,有你真好。”

“说什么傻话呢。”秦小鱼在心里说,是有你真好。

纸里终是包不住火,唐龙怎么知道眼睛失明的,没有人知道,也许家人私下说话时他听到了,也许是护士不经意中的提及,反正他疯了。

秦小鱼赶到医院时,病房里一片狼籍,堂嫂跌坐在地上,两眼呆滞。堂兄像只大熊摊手摊脚趴在唐龙的身上,衬衣的后背都被汗打湿了。

唐龙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了,任何父亲按着自己。包在他脸上的纱布,渗出鲜血。

这时医生和护士也赶过来了,他们七手八脚把唐龙固定住,打开伤口重新包扎。

“腿上的情况不妙,拍个片子吧,如果错位了,要敲断重接。”主治医为难地说。

“听医生的。”秦小鱼只能这样说了。

她知道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的几天,唐龙开始绝食,不管谁说都没用。只好绑了他的双手双腿,用葡萄糖来续命。

秦小鱼一筹莫展,只能跟堂兄堂嫂换班守在病房里,三个人至少保持一人在。这样下来,三天的时间,他们已经是精疲力竭了。

这天学校有点事,秦小鱼回来打点一下。本来就睡眠不足,走路都是飘的。

“小鱼你上去睡一会吧。”王师傅心疼地说。

“放心吧师傅,我倒不了。”

“要不我替你?”

“不用,师傅你把这边盯好了,就是帮我大忙了。”

“秦小鱼!”楼外传来喊声。

是周行!

秦小鱼的双眼涌上泪来,她飞奔向门口。

风尘仆仆的周行出现了,真的是他。

“你喊什么!”秦小鱼总算还有一丝理智,在门口悬崖勒马。两个人四目相对,像要燃烧起来一般,呼吸都急促了。

“给我剪头发。”周行说着大步向二楼走去。

秦小鱼乖乖跟在他身后。

VIP房间没人,正好,周行大刺刺往躺椅上一坐,两条长腿摊出去。

“想我没?”

“为什么想你?”

“真不想?”

“不想。”

周行见秦小鱼嘴硬,伸手就去揽她的腰。

秦小鱼灵活地让过去,用木梳敲他的手,警告道:“到处是眼睛,你要干什么!”

“我想你了。”

“那你还要走。”秦小鱼的嘴太快,接完这句才发现不对,想收回已经晚了,只能假装收拾推子,把头深深埋下,一张脸已经红得像块布。

周行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躺得更舒服了。

“周行?”门口一声惊呼。

秦小鱼回过头,正好看到三张惊愕的脸。

王团长不是故意张扬的,只是她受到了惊吓,又加上嗓门大,所以才把后面的两个人招了过来。

那两个人都是秦小鱼最不想见的,一个是冯局长,一个是白薇薇。

“小鱼,薇薇一直闹着要来做头发,我才带来的。”王团长可怜兮兮地看向秦小鱼。

从头到尾,她都是和秦小鱼一条战线的。

“行哥?你不是下连队了?怎么回来了?”白薇薇知道的比秦小鱼还多,让她心底泛了一点酸。

“时间到了就回来了。”周行漫不经心地说。

“行哥,你把嫂子让给我吧,让她给我做头发。”白薇薇转向秦小鱼,故意把嫂子两个字咬得很重。

她这边叫哥,那边叫嫂子,冯局长再迟钝也发现问题了,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满脸的黑人问号。

“小丫头片子别捣乱,我先来的。”周行可没想把秦小鱼让出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