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她被部门的所有同事给狠狠的设计了。

除了变态张之外。

设计部的其他三个女同事,三个男同事,再加上变态张的助理小敏,李蜜儿,全都早已经在楼下等着她了。

李蜜儿朝苏凡珂招了招手,“凡珂,这里这里。”

苏凡珂轻轻的笑了笑,狠狠的瞪了一眼身边的杜淳。

杜淳却装作无辜的吐了吐舌头,耸耸肩膀,表示他们今天是宰定她了。

“蜜儿,你们这是………”

李蜜儿微微一笑,“自打你来公司,大家还没有一起吃过饭呢。这不刚好,你家总裁大人今天刚好不在,我们总算是找到机会啦。所以说,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就好好的吃一顿,拿你当回借口,让大家好好开心开心。”

“原来是这样啊………”苏凡珂恍然。

杜淳又没心没肺的补了一刀,“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样?”

“走吧凡珂。”李蜜儿拉起苏凡珂的手,“想吃什么,今天我请。”

“这个………,怎么好意思呢?好歹大家也是为了欢迎我,应该由我来请才是。”

清新素净黄头发的萌妹子

杜淳又凑上头来,“凡珂,你真的要请吗?哈哈哈哈,那我们就只好勉为其难的接受啦,是不是啊大家。”

“是………”众人齐声高喊。

杜淳又说:“既然总裁夫人都发话了,我们今天就吃顿好的。”

“好啊,好啊………”众人又高声附和。

“吃点什么好呢………,对了!”杜淳眼睛一亮,“咱们去吃海鲜火锅吧,就在前面那条街,前几天才刚刚开了一家新的火锅店,海味都特别新鲜,就是价格有点贵,不过由咱们总裁夫人请客的话,也就无所谓啦。”

“好啊,好啊………”众人又齐声点赞。

于是,在一片欢呼声中,苏凡珂就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拉到了一家环境、设施、服务都极其一流的酒楼。

为什么是心不甘情不愿?

第一,她被萧纪景榨了整整一个星期,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别说是吃饭,她恐怕是连睡觉的力气都没有了。

第二,她本以为请大家吃一顿中饭,不过就五六百完事,谁知道………

嗷嗷!!!

苏凡珂仰天长啸了八百声。

也不知道自己钱包里的钱到底够不够啦。

事实证明,她钱包里那几张少的可怜的红色毛爷爷,是真的不够。

因为在点菜的时候,苏凡珂就已经想哭了。

怎么办?

看着大家开心的样子,她又不想扫了大家的兴。

毕竟,她突然空降到设计部,请大家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李蜜儿看到她如此惆怅的模样,“凡珂,你怎么了?工作太辛苦了?”

“啊?”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苏凡珂,像是做错了事,被当场抓住的小孩那样,瞬的红了脸,“那个,蜜儿………”

“嗯?”

“那个………”她着实是不好意思开口,“那个,你等会能不能先替我把单给买了,我今天身上没带那么多钱。”

说着,她就十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李蜜儿却自然的笑了笑,“好。”

“我回去以后就还给你。”

“没事,只要大家开心,谁请都一样。”

“不是的,今天说好了我来请的。”

李蜜儿听到这,也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倒是有件事,她挺想问问苏凡珂的。

这时候,大家都在开心的点着菜,唯独苏凡珂跟李蜜儿。

李蜜儿的脸上,永远都带着淡淡的微笑,她递了一杯水给苏凡珂,“凡珂,你跟萧总很早就认识了吗?怎么还在上大学,就已经嫁给他了。”

苏凡珂端着水的手尴尬的顿了顿,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才好。

她跟萧纪景,算起来应该是真的认识很久了吧?

从她生下来的那一刻开始………

因为李蜜儿的一句话,正吵吵闹闹点菜的一堆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总裁大人的恋爱史,一直是他们最最喜欢讨论的热闹话题,如今被李蜜儿这么一问,大家的好奇心,无疑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女同事小A说:“是啊凡珂,你就跟我们说说吧,你跟总裁大人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苏凡珂一脸的难色。

她总不能告诉大家,她跟萧纪景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他们简单的婚礼上吧?

见苏凡珂不说话,另一个女同事小C又问:“凡珂,你该不会是总裁大人家的童养媳吧?”

苏凡珂着实是被问的得无语了………

继续尴尬,却又不得不连忙否认,“不,不是的,我是三年前来A市以后,才第一次见到他的。”

“嗷嗷~~~~”众人点头。

杜淳却一直都是那么与众不同,他双手一拍,“我知道了凡珂。”

他这一句,把所有人的视线都给吸引了过去。

“你又知道了什么?”众人问。

杜淳笑咪咪的看向苏凡珂,表情暧昧,“凡珂,你跟总裁大人是一夜情认识的吧?之后,你不小心怀孕了,由于各个方面的压力,你们不得不奉子成婚,所以才没来得急办婚礼,也没有公开关系。对吧………”

“………”

众人默。

唯有李蜜儿,她狠狠的瞪了杜淳一眼,很是不屑。

“你是言情看多了吧?”

杜淳,“切。我看啊,即便不是真的一夜情,也八九不离十了,是不是凡珂。”

苏凡珂笑着摇了摇头。

她与萧纪景远比一夜情、言情等等的那些复杂多了,复杂到恐怕三天三夜都无法说得清楚。

“凡珂。”李蜜儿拍了拍她的手,用眼神安慰着她,“别理杜淳,他整天没大没小的。”

“嗯。”苏凡珂回以淡淡的一笑。

“不过话说回来,你跟萧总都结婚那么长时间了,孩子都生了,他就没有给你生活费吗?”

李蜜儿的一个问,堪比十个杜淳。

像是炸弹一样,将苏凡珂炸得粉碎。

生活费………

一直都有,可,不是萧纪景给她的,而是爷爷给的。

这种事,她能说得出口吗?

明显是不能的,如果换作萧纪景,他也不希望她把家里的事说出去的。

然而,还没等到苏凡珂回答,以杜淳为首的一行人,又开始起哄了。

杜淳相当不屑的大声说:“李蜜儿,你可别逗了,总裁大人是什么人?他是总裁,总裁………,他需要给凡珂生活费吗?白痴!你有见过哪个豪门太太是带着现金出门的?像凡珂这种太太,包包里那是一堆堆的金卡。”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