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这些血迹比张横手中的红酒颜色还要深,显然她受伤已经很久了。

颜彦的修为一点都不低,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要知道这种严重的外伤可是很不容易出现在修为高深的玄门修士身上的啊!

“张横……我终于找到了……”

颜彦才开口说了一句话,她的伤口又流出了鲜血。

张横强压着怒气,一边给她输送灵气护住心脉,一边抱着她往房间而去。

“彦儿,是谁伤了,那人手段真可谓歹毒至极!”

他刚刚已查探颜彦的身体状况,发现那些伤口上冒着诡异的紫绿色光芒,而且燥热无比,汩汩流出的鲜血在它们的影响下不但不会凝结,甚至还会造成第二次伤害。

这不用看都知道是某种恶毒的法器造成的!

颜彦脸色惨白黯淡,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还没说出话,一口鲜血便喷薄了出来,咳嗽不止。

“别说话了,我先把的伤势稳住再说!”

来到房间以后,他小心谨慎地将颜彦放在了床上,先从江山社稷图之中掏出一些滋养元气的丹药给她服下,而后才开始以天巫传承的力量和秘法给她治疗。

柯佳琪

片刻之后,她伤口上的紫绿色火焰终于是被扑灭了,她的情况也稳定了下来。

“我去找人来给清洗一下伤口。”

张横将昏迷不醒的颜彦裹入被子里,马上走出去敲了敲对面白南柠的门,将这个已经睡着的小妮子叫了起来,让她来给颜彦清洗伤口。

白南柠按照他的吩咐把清洗用的水和毛巾都来过来的时候,忍不住看着颜彦的俏脸,露出可爱的表情赞叹道:“好漂亮的姐姐啊!”

张横在旁边无奈地摇头,说:“那倒是赶紧给这个漂亮的姐姐清洗一下啊!”

“好吧好吧。”白南柠也知道自己在这种关头画错了重点,对着张横吐了吐舌头,将他推了出去,“那也要配合我出去呀,不然人家漂亮姐姐的身体都要被看光了!”

她虽然有一肚子的疑问,但也知道现在问太多不合时宜。

张横被她打发走了以后,她做到颜彦的身边,伸出手掀开了颜彦的胸口,而后又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呜呜……”她看看颜彦的胸前,再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忍不住红着脸轻啐起来。

片刻后,白南柠端着满盆的血水走了出来,张横一脸关切地问道:“她怎么样?”

谁知道,白南柠居然面露潮红,然后看着张横扭捏地喊道:“师父……”

张横听到她这声呼唤,又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当即便急了,以为颜彦的伤口是不是又出了什么问题,便催促道:“怎么了?”

白南柠咬了咬牙,一跺脚,跑了。

跑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会不会嫌弃我小啊。”

张横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口,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直到走进去看到颜彦衣衫不整、酥—胸半露的样子,才明白这小妮子是在说什么。

他哭笑不得地说道:“这小妮子,心思单纯,小九九倒是不少。”

做到颜彦的床边,他伸出手握着她的手,喊了一声彦儿。

颜彦已经睡熟了,他一喊出,她的眉头瞬间紧紧蹙起,猛地拽住张横的手,梦呓道:“别去,很危险!”

她重重复复地喊着,眉头已经布满了冷汗。

张横无奈地叹了口气,看起来她遇上的敌人很强大啊,对她造成的伤害直接让她恐惧交加,在梦中都不安宁。

这一夜,他就静静地守在她的床边修炼。

第二天早上,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门外也响起了东山太主的声音,“王祖,我们马上就要靠岸了。”

“好,我知道了。”张横回应了一声。

他在来之前通知过梅津基太来接驾,估计此刻他已经在晚港等着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颜彦还在沉睡,他伸出一搭上她的手腕,以神魂流探知了一下她的状况,她发现她已经进入了某种状态,于是便没有叫醒她,而是将她背起来走了出去。

等他带着颜彦来到甲板上和众人会合的时候,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晚港码头并没有梅津基太的身影。

这个小子怎么会没有来?

张横皱了皱眉,心中有点不悦,也有点疑惑。

以他的性格,估计自己放个屁他都会说是香的,怎么现在自己提前好几天告诉他,让他来接驾,他反而没有按时过来?

晚港是个很荒凉的小镇,虽然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码头,但是这个码头仍然没有能够改变小镇的状况,仅仅只是保证晚港的镇民不给饿死而已。

东山太主见张横已经走了上来,便恭敬地打了招呼,低声跟他交流道:“王祖,我打算今天在这里歇歇脚,明天再做其他打算,您是怎么打算的?”

张横想着梅津基太还没过来,现在颜彦也身受重伤,那不如便跟他一起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小镇先休息一天再说,便开口说道:“行,那我们也跟在此休息一天,麻烦安排了。”

“不麻烦,应该的。”东山太主点了点头,他对这位王一鸣转世现在没有太多的好感,但也没有任何的敌意,他确确实实是韩岛玄门第一人,对他保持尊敬是应该的。

在东山太主的招呼之下,张横一行人等上了岸,顺着一条满是花草树木的小道向着山腰上的人家而去。

只是,他们刚刚进入小道没有多久,张横便感觉到了浓郁的杀气。

他将洞微之瞳方一开启,便看到了掩藏在周围树丛之中各个身影。

以这些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和打扮来看,应该是一些阴阳师、忍者。

他们都掩藏在暗处,好像是在等待着猎物上门。

而他们的猎物,似乎是自己?张横面色古怪,怎么也没料到自己这才前脚踏上这个岛屿,便有一群人追杀了上来。

他本想要直接开口让这些人不要再躲藏了,大大方方出手便是。哪知道,那群人连让他开口的机会都不给,直接嗖嗖嗖窜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