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来福说:“能怎么教?只要他们犯了错,喊过来讲明白受罚的原因,就拿板子揍他们。”

“你不如意的时候,就没拿他们撒过气?”钱正伟这几年生活不如意,没少拿两个孩子撒气。

刘来福皱眉说:“你要是在他们没犯错时拿他们撒气,他们就会有怨气,以后你就不好管了。你不仅要他们怕你,还要他们服你才行。”

钱正伟苦笑,现在他的两个孩子可不就是不服他吗?他想了想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二哥,现在你的两个小外甥可不就是不服我吗?”

刘来福问道:“他们如今跟着庞先生如何?”

钱正伟说:“功课还说得过去,就是淘气,庞先生让我带回家好好管教。”

“他们现在人呢?”

“在家里罚跪呢。”

“你让人喊他们过来。”

不一会儿,钱晓华兄弟两个就被叫进了议事厅。

刘来福看看兄弟二人,如今都是面色红润,只是稍稍有点黑,想来是每日下田劳作的结果。他面无表情问兄弟二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知道后面是什么地方吗?”

兄弟见二舅一改平日和颜悦色,不怒而威,不禁有些害怕,都赶紧摇了摇脑袋。

清纯甜美少女条纹长裙海边手持气球唯美写真图片

刘来福说:“这里是议事厅,后面是刑堂。你们的表兄弟经常从这里出去就进了刑堂,从刑堂出来后至少五六天做不了凳子。”

兄弟二人一想到自己刚刚被庞先生告了状,吓得只打哆嗦。

刘来福继续说:“晓华,你是哥哥,在书院里怎么带弟弟的?”

钱晓华低着脑袋不敢看二舅。

刘来福正色道:“晓华,你给我听着,以后要是你和弟弟再被先生告到家里,二舅不问情由,直接让人拉你到刑堂打板子。你要是有什么委屈,打完了在说。在这个大院里,没有人能护得住你。”

钱晓华瞪大眼睛问:“为什么弟弟犯错也要打我?”

刘来福说:“你爹每日忙着教学生,哪有时间盯着你们?你弟弟日日跟着你,自然归你这个长兄管教。”

钱晓华看着弟弟说道:“可是弟弟不听我的。”

刘来福站起身,对钱晓康招手道:“晓康,你过来。”

晓康不明就里,走到刘来福身边。后者冷不防一把抱起他压在桌子上狠狠地拍了几巴掌。

晓康吃痛“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钱晓华看到自己一句话就让弟弟挨了打,不由地一阵后悔。

刘来福松开手,做回椅子上,呵斥道:“不许哭,说,以后还敢不敢不听你大哥的话了?”

钱晓康抽抽噎噎地说:“嗯嗯嗯,以后不敢了。”

刘来福对钱晓华说:“你看到了,要是你弟弟不听你的,我就打他。可是,你要是没有照顾好弟弟,让他犯了错或是出了事,我就打你。”

钱晓华心里直叫唤,他这个弟弟可不是个省心的,估计自己以后少不了要因为他挨打,就不情愿地问:“二舅,凭为什么,就因为我是哥哥?”

刘来福微笑道:“做哥哥有什么不好?你看你青山表哥在兄弟们面前多威风?”

钱晓华想起表兄弟们对大表兄恭恭敬敬的模样,不禁心生羡慕,就有些得意地看着弟弟。

钱晓康止住哭泣,叫道:“二舅,我没有弟弟怎么办?”

刘来福不由笑道:“晓康,表弟也是弟弟,你要是真心护着他们,他们也会敬重你。”

钱晓康想起几个可爱的表弟,不禁破涕为笑。

刘来福温言道:“好了,你们回去吧,就说是二舅说的,不用再跪了。你们好好在书院跟着庞先生读书,若是这一个月没有先生告你们状,二舅就让你们青木表哥带你们去骑马。

兄弟二人听了欢天喜地地走了。

钱正伟从旁边的屋子走出来说:“二哥,还是你有办法,教训完人还能让他们开开心心地走。”

刘来福脸一板说:“你还好意思说,自己的儿子都教不好,怎么教学生?‘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你没教过他们?”

钱正伟脸一红,支支吾吾地说:“这几年不尽人意,没少拿他们撒气!”

“亏你说得出口?幸好你不是我亲弟弟!”刘来福说完径自扬长而去。

钱正伟回到自己住的小院,看到妻子正在屋檐下忙着做针线,叹道:“你二哥真厉害,三两下就搞定了咱们家这两小子!”

刘兰英抬头看看丈夫问:“二哥教训这俩小子了?”

钱正伟便将请二哥教训儿子的事情说了。

刘兰英抱怨道:“你怎么连这事也麻烦二哥?二哥每日要忙多少事情,刘家屯、金家堡和家里三处来回奔波就没个停歇的时候,现在还要忙着开商行,你居然还让他帮你管自己的儿子?我们到这来,什么忙都没帮上二哥,却总是给他添乱。我看连姐夫都比你强,他还知道帮着二哥整理手记呢,着实让二哥省了不少心。”

钱正伟低声说道:“我也想帮二哥,可是你也知道,我除了读书写字还能干什么?”

刘兰英道:“你不是会做账吗?要不我和二哥说说,让你帮着他理账,总是让青宇一个孩子理账怎么行?”

钱正伟吓了一跳说:“你疯了?谁不知道管账必须是自家人?二哥家里请了那么多人,理账却都是自己的孩子,连三哥都不给管账,二哥这样做,你还不明白?”

刘兰英不可置信地问:“这怎么可能?二哥情愿相信自己没长大的孩子,也不肯相信亲弟弟。不会,二哥不是这样的人。”

钱正伟说:“反正不许你说这事,否则只怕我连书院都待不下去。二哥不会容下图谋他家产的亲戚。”

刘兰英气恼地说道:“我说了,二哥不是那样的人!”

刘兰英这边添了心事,刘兰花那里也是愁眉不展。她的大闺女钱晓蕴已经十六了,再耽搁下去就是老姑娘了,丈夫心气甚高,一定要让女儿嫁个读书人。可是二弟家虽然家大业大,却是农户之家,和乡绅大户鲜有来往,女儿想找个知根知底的读书人实在有点难。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我是兔兔妈,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