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邓卫国气势汹汹,姜小轻不由得为曹建军默哀三分钟。

“这……”

孟语有些无法拒绝长辈的好意,于是点点头,说道:“那好吧,不过邓叔,你要答应我,等去了樊冬花家里,你可不能动手啊,要是动了手,闹到派出所里,我们肯定会吃亏的。”

吃亏是小,浪费时间是大。

要是曹建军反应过来了,跟樊冬花联手毁掉证据,那就完了!

“行,我们走吧。”

邓卫国点点头,“我那两个朋友,还在外头等着。”

“好。”

孟语点头,对姜小轻说道:“小轻,咱们走吧。”

姜小轻“嗯”了一声,三人出去,立刻看到站在大门外的两个男人。

看起来不过三四十岁,皮肤有点黑,穿着短袖t恤,露出来的胳膊精瘦有肌肉,两人虽然没说话,但无形之中散发一股气场,让人畏惧。

想必这就是孟语口中的退伍军人了。

雨天娃娃高冷外拍

军人啊……

姜小轻立刻想起了萧湛,她会心一笑。

跟两这两名退伍军人打过招呼,一行人立刻出发,来到了一个旧居民小区里。

樊冬花家,住在某一栋楼的二楼。

邓卫国查樊冬花的时候,早就来过这里,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樊冬花的家,砰砰砰的敲门。

“谁啊?”

屋里响起一个不耐烦的尖酸女声,让人听了很不舒服,“别敲了!你家死人了啊这么急?”

邓卫国听到这声音,脸色一沉。

很快,铁门被打开,一个看起来有点瘦,颧骨很高,三白眼薄嘴唇,让人一看就知道不好惹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内。

她一看到外头那些气势汹汹的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把门关上。

“啪!”

可邓卫国抓住了门,对后面几人说道:“进去吧。”

“你、你们干啥啊?!”

中年妇女吓了一跳,立刻扯着嗓子尖声嚷道:“救命啊!高利贷黑社会上门打人了!”

高利贷?

姜小轻他们听到这话,不由得一愣,随即厌恶的皱了皱眉。

没想到樊冬花家借了高利贷啊。

难怪之前樊冬花催着曹建军弄死孟正兵呢。

这是为了让曹建军快点继承遗产,好给钱她去还高利贷吧?

“我们不是高利贷。”

这时,孟语上前,盯着那名中年妇女,平时柔柔弱弱的她,此刻很是严肃,认真。

让人不敢小觑。

“你知道我是谁吗?”孟语反问。

中年妇女一愣,原来不是高利贷啊!

立刻,她的胆子就大了起来,指着孟语的鼻子道:“老娘管你是谁呢?给老娘赶紧滚!少在老娘家里撒野,不然老娘叫人报警,把你们都抓走!”

看到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姜小轻有些无语。

自己这边好几个人呢,她居然一点都不怕,真不知道是不是该夸奖她心大了。

孟语却不理中年妇女,继续说了下去:“我是曹建军的妻子。”

听到“曹建军”这三个字,中年妇女的表情一变,见鬼似的看着孟语,之前的气焰矮了一半,眼底带着心虚。

姜小轻敏锐捕捉到这个细节,她忽然开口:“看来你知道你女儿做的那些破事啊?”

也对!

樊冬花跟曹建军勾搭在一起的时候,拿了那么多新衣服新首饰回家,她妈要是一点都不清楚,那真是瞎了眼了!

即便是这样,她妈还是让樊冬花继续跟曹建军厮混、要好处!

可想而知,这一家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