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没,刚刚君家那小子终于骗到一波外地人了。”

“你说什么?君家那小子还能骗到人?就他?不被人打死就是好了。”

“我说真的,我刚刚亲眼看到有四个看上去很聪明,实则比君家小子还傻的外地人被骗了,随手一万两就买了君家的小子手上那破破烂烂的假藏宝图。”

“真的,那四个傻子在哪呀?要不咱们也去骗点钱花花。”

“你小子傻了吧,人家被骗了一次还会上第二次当。”

“你不是说那四个人是傻子吗?我们换别的,就换什么神器之类的。”

东方宁心四人走在街,还没有走出一条街就听到这声音,然后东方宁心、雪天傲与小神龙相当默契的停下脚步,看向无涯,眼带指责和趣味,随手一帮居然是君家人,无涯这小子还真是。

“呵呵,原来那小子姓君呀,真是太巧了。”无涯狂汗,怎么这么巧呀,难怪自己对那小子莫名的有好感。

“你要不要去帮帮那小子?”东方宁心也打趣道,这个小镇还真是他们的福地,没想到遇上了有些熟悉的尼家,还遇到一个姓君的年轻人,就不知这个姓君的人与无涯有什么关系。

无涯想点头,可一想到万一自己随意插手,改变一万年后的情况怎么办?万一一万年后没有了他怎么办?

“算了,不去了,无论如何君家一万年后都会成为中州霸主之一。”

无涯最初想要见到自己的先人,想要帮助自己先人的打算完破灭,万一他的一帮把君家帮没了怎么办。

公交车上穿绿衫的清纯美女

“你知道就好,这万年前的事情我们不能随意插手,另外我们现在就去尼家看看,明天去那些山脉。”东方宁主看向雪天傲,寻问他是否有意见,这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他们不一定会帮尼家。

雪天傲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一行人略一打听便沿着石板小路,朝尼府所在走去,对于他们来说即使是白天想要潜入现在的尼家也只是一个小问题。

而就在他们走后,拐角外一黑衣男子缓缓踱步而出,站在他们的身后看着远行的东方宁心一行,流光溢彩的双眸着闪着让人心醉的光芒。

一万年后?你们是什么人?来自一万年后的人?

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但不得不说这一刻你们引起了我的好奇。

黑衣人略低着头,没有人看清他的长相,只隐隐看得出他长身玉立,行走间宛若惊鸿,而他一直跟在雪天傲与东方宁心、小神龙、无涯的身后,而这四人却没有发现。

“爹,让我嫁吧。”尼家大宅,尼家大小姐尼微从下首左侧的位置站了起来,对着高高坐在上面的尼家家主说出自己的决定,虽然她的声音满是不甘而无奈。

“微微,你应该明白剑宗门要的不是你,他要的是尼家。”尼家家主闭上眼,一脸疲惫的看着尼微。

像他们这种在夹缝中挣扎的小家族,想要活下去真的很难。

“可是爹,剑宗门不会直接说要吞闭我们尼家不是吗?他要嫁给过去当小妾,我就嫁。”尼微的声音有着一般女子没有烈性,和尼雅有几分相像。

“微微,你认为让你嫁过去就能解决问题吗?剑宗门要一半的尼家为嫁妆呢。”尼微对面坐着尼家大少,也就是尼微的哥哥,尼敬文。

“那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尼家落入剑宗门吗?为什么七大神之间的争权还要与我们这种小家族扯上关系呢?”尼微无力的看向她的大哥,双眼泛红。

尼敬文听到尼微的话,嘴角苦涩的一笑。“微微,剑宗门门主不是说了吗,只要我们尼家有人能打过他,他就不会再招惹我们尼家吗。”

“可是,剑宗门门主是神者一阶呀,大哥你不过才帝者初阶,父亲也不过是帝者中阶,我们尼家有人能打过他吗?”尼微无力的跌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尼家真的保不住了吗?

“打不过也要打,尼家人绝不做傀儡。”尼家家主那张满是沧桑的脸透着一般无力和坚决。

因为他很清楚,即使是做剑宗门的傀儡,下场也是死。

七大神从来都不是善类,他们吞闭掉的势力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部消失。

东方宁心、雪天傲、无涯与小神龙听到这里后,什么也没有说,悄悄的退了回去。

“家族存亡关键,这个还真是麻烦。”无涯看着背后的尼家,这个尼家到底是不是他们知道的那个尼家呀,真是麻烦。

“先回去再说。”

雪天傲依旧冷漠,对于尼家他还真真没有什么感觉,如果不是这个姓氏让他感觉了熟悉,他连理都不会理,而所谓的先回去再说,就是不插手。

“咚”刚走出不到三步,他们迎面就遇到一个脚步匆忙而凌乱黑衣男子,黑衣男子一看就是没有真气,脚步轻浮、气息凌乱,整一个文弱的书生。

“小心”东方宁心没有察觉到对方的恶意,惯性的将人扶了起来。

“谢谢。”黑衣男子借着东方宁心的一托虚弱的站着,半扬着头以四十五度的角度对着东方宁心轻轻一笑。

“你”东方宁心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东方宁心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以外貌取人的女子,可是面前这个男子却。

只露出一张脸,可却掩不了他的美,唇红齿白、冰肌玉骨、俊秀天然、温柔灿烂,最重要的是他的笑。

明明看得出他很是疲倦,可却笑的温柔而美好,那笑不染杂质,清净灿烂,真诚无伪,这是一个如同白莲般干净的男子,可是东方宁心又觉得即使是白莲绽放似乎也比不上他的这一抹笑,这样的笑让人想要呵护,想要让其永远留在男子的脸上,因为他适合这样的笑。

“谢谢你帮我,我可以自己的走的,麻烦你放手,我惹了麻烦。”黑衣子小心的看了身后一眼,收起了脸上的笑,而笑容收起他整个人没有了之前的华美,而是多了份坚强与冷酷。

“发生了什么?”只是面前这个男子干净出尘的气质,和那日出莲光也无法比拟笑让东方宁心自然而然的想要帮助他。

雪天傲在东方宁心呆愣的第一刻就发现了不对劲,可是他看到面前的黑衣男子时,只能说这个男子值得,他让人生不起气来,他让想要保护,可不知为何雪天傲却隐隐有一种麻烦的感觉。

“发生什么了?”无涯与小神龙也上前,同样眼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惊艳,这世间怎么会这样出尘的人物。

俊秀的风姿,温诚的语调,简单而明澈的双眼,而那在脸上留下一片阴影的长长睫毛又让他的双眼多了一份纯真。

这样的人,见了一眼就忘了不掉,只一面就想要呵护,无关男女,无关情爱,只因为面前这人让人看到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黑衣男子轻咬着唇掰,这样的举动他做出来不仅不显得阴柔,反到有着一分倔强的美,黑衣男子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微微扬头对着在场的众人一笑。

“我没事,你们放手吧。”

就在此时,他们听到前边有一群略有几分凌乱的脚步声,而随着这脚步声,一群青衣打扮的年轻男子拿着长剑朝他们这个方向追来。

“人在那里,快追,门主有令,不能让他跑了。”

“小心点,门主说了不能伤了他。”

那指的方向就是黑衣男子。

“找你的?”东方宁心依旧没有放开半托着黑衣男子,而是寻问着,有了短暂的接触,东方宁心看着面前这美颜已经不会失神了。

“是,他们找的是我,几位,他们是剑宗门的人,你们放开我吧,不然会很麻烦的。”

“你就确定我们要放过你,而不是把你交给他们,以便讨好剑宗门。”收起了惊艳,东方宁心冰冷的看向面前这个如玉的佳公子。

这样的人太容易让人失了防备了,惊艳过后东方宁心不得不多个心眼,即使她明知这万年前的中州不会有人算计她。

“你们要把我交给他们?”黑衣男子清澈的双眸中闪着一丝丝的愤怒,而这愤怒让人心怜。

瞬间无涯就想说,东方宁心你这个坏女人,够了对方明显是个不知事世被人逼迫的孩子,可是在雪天傲冰冷冷的注视下,无涯将话给噎了回来。

小神龙则是不解的看着东方宁心,如同墨点的双眼轻眨着,他感觉面前这个漂亮的大哥哥没有坏心,还有这是万年前,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刻意算计他们,东方宁心的防备似乎太重了。

“如果是呢?”东方宁心似真还假的说着,而此时追踪黑衣男子的剑宗门的人已经到了面前。

“我们是剑宗门的人,把那男人交给我们。”带头的青衣男子相当嚣张的出示着剑宗门的令牌,然后傲慢的示意东方宁心把人拎过来。

“你们杀了我吧。”黑衣男子看着面前的剑宗门的青衣打手和东方宁心,傲然的闭上了双眼,让人明白他有着他的傲骨。

“剑宗门?这人是你们的吗?”雪天傲看着面前这些狗仗人势的东西,暗暗摇了摇头。